凤非夜

【龟一】不知道叫啥,就这样吧

 “我回来了。”龟甲贞宗将雨伞放在伞架上,换了鞋走进客厅。外面雨下的很大,即使撑着伞也还是被打湿了头发和衣服。


  沙发上背对着他的人正在摆弄着什么,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着龟甲还在滴水的头发问了一句,“外面下雨了吗?”


  “是啊。”隔音效果良好的房间隔绝了外面沙沙的雨声,龟甲将西服外套随手搭在沙发上,松了松领带,一抹红在敞开的领口处若隐若现。


  “真奇怪啊,下午回来的时候还是晴天呢。”一期一振感叹了一两句天气无常的话,将注意力重新放在茶几上的红色花朵上。龟甲眼神闪了闪,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是从背后环住了一期的肩。


  龟甲的举动并没有影响到插花的青年,他枕在青年的肩上,视线落在青年手腕的瘀痕上。他偏过头,在青年冰凉的耳垂上咬了一口。意料之中的反应并没有到来,一期一振拿着剪刀剪去了过长的花枝。


  “一期……”龟甲的手指从一期衬衣扣子的间隙探了进去,没有任何阻拦的动作,指尖传来的冰冷触感让龟甲一阵烦躁,他收回手,从一期身上起来,盯着青年的背影看了许久,最终只说了一句,“我先去洗澡,你也别忙太久……”


  龟甲贞宗是被信息的提示音唤醒的,他迷迷糊糊摸过手机,“2:24”。身畔的位置凉凉的,完全没有人睡过的样子。摸过眼镜,龟甲起身走出了卧室。


  客厅的灯已经熄了,只有透过窗户洒进来的月光。坐在沙发上插花的青年已经不见了,连带着那一花瓶的红色丝状花朵也消失了。


  龟甲走进厨房,在垃圾桶里面看到了花瓶的碎片。他沉默着将料理台上染血的刀丢进水池,黑褐色的血迹在水流的冲洗下依旧顽强的粘附在刀身上。烦躁感更胜,他将刀摔进垃圾桶,水珠在他的睡衣上浸染出了斑斑点点。他关掉水龙头,熄灭厨房的灯。


  风将客厅的窗帘吹起,掉落在地上的书页被吹得哗哗作响。他捡起那本《梦十夜》,将之丢进靠近通往花园的推拉门附近的椅子上,旁边小桌上面有一碟爬上了蚂蚁的点心,杯中的茶水早已凉透。


  庭院中红色的花朵在月光之下更显妖艳,一期一振站在花丛之中,背对着龟甲不知道在看些什么。龟甲走过去,从背后环住他,“已经很晚了,不去睡吗?就算明天是周末也不能一直站在这里。”


  青年没有回答他,只是任由龟甲牵着他走进客厅,然后一起躺在卧室的床上。龟甲揽着一期,冰凉的,让他忍不住抱得更紧。青年直愣愣的任他抱着,没有任何躲避或者是回抱的动作。


  早上的阳光洒在龟甲贞宗的脸上,他睁开眼的时候,原本在他怀中的青年早已不知去向。他坐在床边呆了许久,才起身去洗漱。


  面包从面包机中弹出,龟甲将鸡蛋打进平底锅中,蛋壳随手丢进了垃圾桶,花瓶的碎片和染血的刀都已经消失不见。


  冒着热气的咖啡杯放在靠近推拉门的小桌上,龟甲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梦十夜》坐在椅子上。花园里面淡黄色的菊花已经是要开败了。


  将清洗过的杯碟放进橱柜。龟甲换了一身运动服,又拿了园艺铲之类的东西,打算将开败的菊花铲掉。根系带出来一枚圆环,被龟甲抖落之后又覆上了一层浅土。


  龟甲将菊花放在一边,用手拂去浅土,拾起圆环放进上衣的口袋中。一小节白色从土壤中露出,龟甲盯着那一块看了很久,终是将其捡起,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又将其放了回去。


  土坑被小心的掩埋,龟甲将残枝败叶收拢在了一起,回去洗澡换衣服的时候路过厨房,接了一碗清水,将方才的圆环丢了进去。


  等龟甲带着一身水汽回来的时候,圆环已经在水中泡去泥土,显露出了本来面目,在龟甲的右手上,也有一枚。龟甲摩挲着内侧镌刻的字符,脸上露出了一种似哭似笑的表情。


  龟甲端着晚饭从厨房出来的时候,一期正坐在沙发上背对着他往花瓶里面插着花。听到动静转过头,“外面下雨了吗?”


  “……是啊。”


  “真奇怪啊,下午回来的时候还是晴天呢。”


  “……要吃晚饭吗?我做了你爱吃的。”


  “……”


  后来,有人发现龟甲死在了自己的小花园里面。他挖了一个坑出来,自己躺在一副骨架身边。在骨架空洞的眼眶里面,有两枝妖艳的红色丝状花朵开的正艳。在骨架的左手的骨节上面,套着一枚银色的圆环,圆环内侧刻着“ichigo”。


  一期一振在一场入室抢劫案里成为了人们口中倒霉的被害者,没人知道龟甲把他埋在了花园里面。而龟甲为什么在一期死后两年之后在他身边自杀,就更没有人知晓了。




鬼知道我为啥会写出来这种东西……

刀剑男士出阵服印象口金包(大概是个系列),顺眼劳扩啦(っ╹◡╹)ノ❀
暂定做源氏兄弟和清光,口金尺寸12,15,18cm可随意选,价格也就错几块钱(望天)
源氏(12cm)30一个,清光(15cm)40一个。后续有可能做安定和长谷部(等我和色卡达成共识),加群蹲哦~
注意事项:本咸鱼随时随地可能会以各种姿势跑路,工期也许三天也许一星期

爆肝四个晚上+一个半下午
给被被的极化贺礼~~

【龟一性转】二十四小时日常完结篇

性转!性转!!性转!!!

是本丸的日常,主视角是龟甲一期,会有审神者还有其他刀打酱油。

晨间篇午间篇



下午两点半。

一期一振小心的把自己的手臂从龟甲头下面挪出来,顺便把她的睡衣给拉好。明明还是男性付丧神的时候,龟甲贞宗的睡姿虽然说不上多好,可也没有现在这样不是把衣服弄得乱七八糟,就是直接把自己缠在一期的身上。

一期整理头发的时候,龟甲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坐在那里茫然了一会儿,才像是醒过来了一样。这个时候一期已经打理好了自己,走过来把龟甲拎起来推去整理她自己,一期则是把午睡用过的被褥什么的叠起来收进柜子里面。

下午三点。

第二部队远征归还。

一期一振在资源仓库记录远征部队带回来的物资数量与种类,龟甲贞宗则是无聊的坐在靠近时空转换器的长椅上,等待着一同出发远征的同伴。当然也是要等一期一振过来了才能出发离开。

为了防止有刀忘带小型时间转换器或是按错了目的地的时间和地点,不管是远征还是出阵,都是统一由近侍把转换器发给要出阵的付丧神,然后盯着他们输入正确的时间地点。不然万一出了什么错,先不说解决的办法麻不麻烦,万一遇上危险就不好了。

下午三点十分。

龟甲所在的第三部队出发远征。临走之间,龟甲趁着一期没注意,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旁边一同远征的短刀们看天看地权当自己不存在。

等一期反应过来的时候,远征部队已经消失在了光芒之中。正装优雅的一期一振小姐姐抱着文件夹脸红了一会儿,就被购物顺便在万屋街吃了午饭回来的审神者喊走了。

下午三点五十分。

审神者宛如一条咸鱼一样趴在桌子上,锻刀报告书只写了一半。一期一振在另一张桌子前整理鹤丸国永交上来的远征简要报告,然后按照标准格式重新誊写。

“一期姐,如果真的以后都变不回来了该怎么办啊?”审神者看着一期低头书写的温婉侧颜,突然有些想不起来一期一振还是男性的时候是怎样的感觉了。

“主君无需担心。”一期一振抬起头,对着审神者笑的十分有邻家姐姐的感觉,“吾等身为刀剑本就没有性别,不过是显现的时候选择了最为方便的身体罢了。”一把刀是不可能在意自己究竟是男是女,也只有人类会纠结于这些事情吧。

“但是……”一期一振看着突然松了一口气的审神者,继续微笑着道,“主君如果是故意的话,就另说了哦。”

是威胁吧!就是威胁吧!

审神者抱着文件瑟瑟发抖着表示自己绝对一找到办法就把一切恢复到和以前一样,绝对不会耽误时间。

下午四点二十分。

信浓藤四郎来送下午茶的点心和茶水。两份一模一样的加大号红豆大福以及一壶温热的红糖水。一看就是蜻蛉切出品。敦厚的枪叔十分注重养生,即使是暑天也不会给审神者做任何带冰的饮品。现在一期一振和龟甲贞宗也享受了和审神者同等的待遇。

接受了短刀的撒娇,一期一振和往常一样给了摸头外加拥抱的奖励。

下午六点。逢魔时刻。

本丸结界遭受攻击,一期一振离开处务室。

 

早上六点十五分。

一期一振睁开眼睛,把龟甲贞宗的四肢从自己身上拆下去。


嗯,其实就是本丸的坐标泄露,被围攻了,虽然在本丸的刀有反抗,但是在其他审神者赶过来救援的时候,本丸付丧神是全灭了。除了当时正在远征的龟甲那一队。这一天的日常其实就是对最后一天的无限循环,至于是审神者搞出来的还是龟甲搞出来的就……再说吧~~~


安利一下一龟一的群:312127605

【龟一性转】二十四小时日常之午间篇

性转!性转!!性转!!!

是本丸的日常,主视角是龟甲一期,会有审神者还有其他刀打酱油。

晨间篇




上午8点

审神者一脸复杂的看着嘴唇过分红润的一期一振面无表情的走进处务室,“砰”的一下合上拉门,把哀怨的眼神关在门外,然后对着自己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额……早安,一期。”小姑娘被一期笑的瑟瑟发抖,弱弱的道了早安之后就把脸埋在文件堆里死活不抬头,更别说和一期说一句公务交给你了,我去和清光逛街这种话了。为什么温柔的一期尼变成一期小姐姐之后就总是笑的人后背发凉呢?

“主君,今天的出阵和远征安排好了吗?”一期一振端端正正的跪坐在审神者的对面,就算是穿的短裙也没有外漏一丝春光,和对面穿着长裙坐的乱七八糟的审神者对比鲜明。

审神者一脸乖巧的把刚才写好的名单递给一期,满心悲愤的拿起钢笔低下头开始看文件,然后默默在心里给龟甲加了一个月佃当番。

“主君不是要和清光一起去万屋的吗?”一期拿着名单走到门口,突然想起来早饭之前审神者和她提过的事情。“不快一点的话,过会儿就该热起来了。”

“诶?”审神者一脸惊讶的抬起头,完全没想过一期会主动让她翘班,虽然审神者是个全年无休又全年休假的工作,但是能出门逛街当然不想在本丸面对一堆文件了。

“反正您在这里也只会帮倒忙就是了。”一期一振小姐姐面带微笑的对审神者发出暴击,然后拿着名单就出门了。

我好想念温柔不毒舌的一期尼啊!

被打击的体无完肤的审神者失意体前屈,转念又想到一会儿可以和清光一起逛万屋而不是在这里和文件奋斗,又重新满血复活了。

找清光的路上,审神者遇上了和物吉贞宗一起往马厩方向走的龟甲贞宗小姐姐。即便是宽大的运动服也隐藏不了小姐姐胸前的波涛汹涌。审神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果断扑上去。

“嗯?主君对我这么感兴趣的吗?”龟甲贞宗完全不在意自己现在是不是再被审神者占便宜,倒是一旁的物吉贞宗没眼看的捂住了脸。

“龟甲,你今天怎么惹到一期姐啦?”小姑娘抱完了就乖乖的松开了龟甲,以防她说出来什么需要打上马赛克的东西。一期小姐姐平常还是很温柔的,一旦开始毒舌绝对是龟甲或者鹤丸干了什么事。鹤丸昨天就去远征了还不该回来呢。

“主君想知道吗?”龟甲贞宗把散落的发丝别到耳后,笑的一脸emmmm无法描述。

为了不听到什么不该听见的东西,审神者光速后退十米,飞快的摇头表示自己一点也不想知道,你们自己开心就好!

上午10点半。

龟甲贞宗从马厩回来,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本来是审神者专用,现在和龟甲一期一起用的浴室,洗掉一身在马厩沾染上的气味之后,换上了一套粉底浅银菊纹的浴衣。

一期一振奋笔疾书解决了大部分需要交上去的报告,好在只需要在每周一上交前一周的报告,不然以他们家审神者的性格,绝对是要天天拉着近侍熬夜的。

上午11点。

一期一振将文件分门别类的整理好,推了推那个枕在她膝上有一会儿的打刀让她起来,中间还是被索要了一个浅吻当做膝枕没了的赔偿。抚平裙子上久坐之后产生的褶皱,顺便给龟甲贞宗整理了一下她有些散开的衣服领口,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不小心露出来的一抹红色。

两个人相携走出处务室,在回部屋的路上,一期蹲下来摸了摸正在给花浇水的五虎退的头顶,得到了短刀一个腼腆的笑。

上午12点。

龟甲贞宗看着一期一振忙于照顾弟弟们吃饭,消无声息的发挥了打刀的最高机动把饭里面的西蓝花挑到了一期一振的碗里。

在特定时期侦查力max的太刀回过头对着龟甲小姐姐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倒也没有把西蓝花在夹回去,倒是把自己面前的那一碟菠菜和龟甲面前的鱼干对调了一下,然后继续微笑着看着龟甲委委屈屈的把那一碟菠菜全都吃掉了。

送用过的碗碟去厨房的时候,龟甲趁着四下无人,在一期脸上轻轻落下一个吻。一期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只是厨房现在就她们两个,一期犹豫了一下,还是在龟甲略带惊讶的眼神中,在她脸上也回亲了一下。




安利一下一龟一的群:312127605

安利这个三山的本子,军装不要太帅啊!
上下两册,信息量还是挺大的,下册还有长义!

【龟一性转】二十四小时日常之晨间篇

性转!性转!!性转!!!

因为没控制好,字数有点多,就按照晨间、午间、晚间三部分来写好啦。

是本丸的日常,主视角是龟甲一期,会有审神者还有其他刀打酱油。

 


自从一个月前那次出阵受伤回来之后,一期一振就不得不面对每天早上都是因为无法呼吸而醒来的情况。至于罪魁祸首吗?看看身边这个睡姿八爪鱼一样的女人就知道了。

是的,女孩子。那天从战场上重伤归来的一期一振和龟甲贞宗,在从手入结束之后,就彻底变成了女孩子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手伝札的问题,可是出现这种情况的只有他们两个,之后也不是没有因为受伤进过手入室,但一直没有变回去。对此审神者在咨询过时政之后表示,也只能随缘了。

一期把龟甲贞宗的四肢从自己身上拆下去,然后把这个人散开的衣襟拉好,把自己的枕头塞进龟甲怀里,最后盖上被子。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看就知道没少做。

看看时间,早上六点过一刻,虽然有些晚了,但也还不影响厨当番。一期看了一眼抱着枕头睡得正香的龟甲,想了想还是没有叫醒她。因为远征的缘故,昨天晚上龟甲还是回来的挺晚的,既然早上没什么任务,还是让她多睡一会儿比较好。

打开衣柜,一期看着那一小块用来放置审神者紧急给她们买回来的内衣的地方,想了想那一两次没穿之后的尴尬经历,还是拿出来一件水蓝色的,鉴于审神者也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柜子里面甚至凑齐了彩虹战队的蕾丝花边款。用小姑娘的原话就是,这都是你弟弟的代表色啊,这么说更羞耻了好吗。

之前的内番服已经不合身了,但是看着一边审神者送过来的吊带短裤低胸连衣裙什么的,一期还是觉得那一点点的不合身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也就是袖子和裤子稍微长了一点而已嘛。对此审神者表示十分的遗憾,明明本丸里面已经不止她一个女孩子了,可还是只有乱会陪着她穿裙子。

穿衣服的时候,一期看了一眼自己胸口多出来的东西,内心还是有些庆幸自己并没有像是龟甲那样子,额,用审神者的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波涛汹涌?虽然小姑娘抱着她的手泪眼汪汪的说是她这个审神者的原因才让一期和自己一样的平。不过一期觉得没什么,小一点干活更方便嘛。

拆掉睡觉之前编好的长辫,水蓝色的长发被重新绑成了高马尾,一期确认了一下龟甲没有把被子踢开之后,把她的衣服找出来放在枕头边上,才离开部屋去了厨房。

一同当番的歌仙兼定还有堀川已经在厨房忙碌了,本丸建立这么长时间,除了个别付丧神之外,大家做饭的手艺不说都特别好,也还是可以见人的。不然三餐总是让那么几把刀做,真的不会罢工掉的吗?

一个月的时间让大家已经可以很好地适应女孩子的一期一振和龟甲贞宗除了粟田口以及贞宗家的短刀和脇差还不是很能适应尼桑变成了欧内桑之外,一个月的时间让大家已经可以很好地面对女孩子的一期一振和龟甲贞宗。

快到本丸平常的早饭时间的时候,就有早起的刀过来厨房帮忙把做好的饭菜端出去。本丸的早饭一向是分为日式和西式两种,短刀们总是有一杯跑不掉的牛奶。

“早上好,一期姐。”被人从后面抱住,一期一振放下手里的锅铲,从一边的盘子里面捏了一块切好的水果塞进审神者的口中。审神者在厨房一向是会抱着掌勺的那位付丧神的腰求投喂,只不过以前喊的是“一期尼”,现在喊的是“一期姐”。

“一期姐今天可以陪我去万屋吗?”审神者松开一期的腰,让他可以继续做早饭,自己则是端起一边一期已经做好的水果馅饼放在与料理台相对着的桌子上面的托盘里。

“上午我还要整理文件。”今天的近侍也是一期,审神者日常咸鱼,除了必要的事情,其他的都是近侍在做,“不能陪您去万屋了。”当然一期也不是很喜欢去万屋面对审神者给她推荐的裙子以及其他本丸的付丧神见了鬼的表情,当然还有其他审神者冒着绿光的眼。

“那好吧,我找清光一起去。”审神者往装着牛奶的超大号保温杯里面放了一勺糖,想了想还是决定再放一勺。

“主君不要放太多啊,会蛀牙的。”堀川一边给烤鱼装盘一边眼尖的看到了审神者试图放第三勺糖的动作,开口阻止道。

“付丧神……也会蛀牙吗?”审神者有些心虚的盖上糖罐的盖子,除了上次今剑不小心吃了鹤丸用来恶作剧的伪装成糖块的砥石被蹦到牙出血,然后鹤丸被三条家追杀到进手入室躺了一天之外,她还没见哪个付丧神的牙齿出过问题。

“我们不会,但是主君您会蛀牙的。”歌仙一边说着,一边往味增汤里面放入最后一味调料,搅拌了之后,又问,“主君要来尝一下味道吗?”

“唔,再放点盐会好一点。”少女抿了一口歌仙兼定递过来的尝味碟,给出建议后端起放好了馅饼还有牛奶的托盘就跑。歌仙看她这个样子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摇摇头熄了火。真听她的就要咸了。

“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一期煎好最后一个馅饼,然后把身上小碎花的粉色围裙脱掉,粟田口的几振短刀过来厨房帮忙,一期一振挨个给了抱抱和摸头,然后离开厨房去喊某个绝对还在睡的粉色打刀。

一期走的时候,龟甲还是乖巧的抱着枕头,等她再回去的时候,这个女人就变成了四仰八叉的睡姿,被子和枕头都被踢到了一边,长到腰间的头发被压在身下,仿佛是另一条床单。不同于一期的保守,龟甲很能适应自己的女孩子身份,看她身上那件审神者大力推荐的真丝吊带睡裙就知道了,水蓝色的,和一期的头发一样。

一期开门的声音把龟甲从睡梦中唤醒,打刀迷迷糊糊睁开眼,伸手在自己身边摸索眼睛。一期估算了一下眼镜距离龟甲指尖的距离,还是伸出手去帮龟甲把眼镜捡起来,然后跪坐在她身边,俯下身给她戴上眼镜。

“唔……”一期被龟甲揽住脖颈,然后亲了上去。变成女孩子不太好说究竟好还是不好的一点就是,龟甲是越来越黏糊了。

等到分开的时候,一期淡粉色的唇变成了浅红色。淡定的把人按回床上,扒掉手,“快点起床,你上午还有马当番。”

“竟然让我做这种事……主人还真是,啊!”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把头发当床单的龟甲还没坐起来就因为扯到了头发一声惨叫又躺了回去。

每天晚上睡觉都是编好辫子的一期完全不同情龟甲贞宗的遭遇,把被龟甲弄乱的衣服整理好就催促着龟甲快点起床洗漱。头发因为龟甲方才的动作有点乱,在一期正坐在镜子前面重新梳理头发的时候,龟甲快速的换好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趴在一期的背上蹭来蹭去。

一期从镜子里面看到龟甲头顶上因为睡姿出现的几根翘起来的呆毛,这个人把下巴放在一期的肩上,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衬衣的领口也没整理好,颈间的红绳若隐若现的。一期把人从自己身上撕下来,按在镜子前面坐好,和自己一样的高马尾梳的很快,有顺手整理了一下她衬衣的领子,把下摆在半身包臀裙里面塞好。

临出门之前还是被龟甲按在墙上来了一个深吻。


【龟一】菊花

#这么丧病的脑洞一定不是我写的#

#想脑洞被室友的手机砸到头,码字被室友一惊一乍吓到心脏停跳#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


龟甲贞宗很喜欢菊花,再加上他本就是学花卉育种的,有幸去过龟甲家中的人就会看到他家中温室里面种植的各色菊花,从随处可见的到名贵不易种植的,应有尽有。

不过龟甲并不是多么好客的人,去过他家的人没有多少,被邀请进入温室的就更没有几个了。不算他两个弟弟物吉和太鼓钟的话,就只剩下一期一振了。

物吉和太鼓钟并不和龟甲住在一起,因为还要上学的缘故,兄弟两个是住在市中心的,只在放假的时候会去在郊区的龟甲那里玩两天。

一期一振是龟甲去参加一个花卉交流会的时候认识的,虽然感觉很狗血,不过两个人确实是那种一见如故的。交流会结束之后就交换了联系方式,过了没两天,龟甲就给人发了消息,邀请一期一起去参加另一个花卉交易。

就这样你来我往的互相邀请了几次,两个人莫名其妙的确定了情人关系。速度之快让物吉和太鼓钟一度以为自家兄长又只是想玩玩而已。不过,既然两个当事人都没有什么意见,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大人在想什么他们两个小孩子还是不要多管的比较好。

一期是进过龟甲贞宗的花房的,在菊花花期的时候。花房里面虽然品种花色繁多,却丝毫不显拥挤。

“可以问问用的什么肥料吗?”一期在一株白色的金丝菊前面停了下来,菊花算是比较好照料的花卉了,但是能养的和龟甲花房里面的这些一样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个啊,”龟甲推了推有些滑落的眼镜,十分神秘的笑着回了一句,“商业机密哦。”

两个人都是正常情侣的相处模式,除了龟甲在花房里面耗费的时间有点多之外,不管怎么看两个人都是十分甜蜜了。甜蜜到放假过来玩顺便留宿的物吉贞宗和太鼓钟贞宗忍不住摸出了墨镜。

对于自家哥哥能找到一期一振这样优秀的爱人,深知自家老哥那一点不为人知的关于绳子的小爱好的两位弟弟,深深的感觉到真的是糟蹋了啊!一期一振这朵花,就这样插在了龟甲贞宗这堆xx上面。

就这样过了大概有半年吧,龟甲贞宗和一期一振分手了,之后就开始闭门不出。就连两个弟弟也没办法把他给拉出来。而他的花房,也彻底不许人进去了。

就算是被甩了之后伤心,这时间也太长了一点吧?

物吉和太鼓钟虽然觉得不太对劲,却也拿这个向来怪异的哥哥没办法。

新的菊花花期到来的时候,龟甲贞宗的花房被强硬的闯了进去。

彼时龟甲正在修剪花枝,也顺便剪下来一些开的正好的花来插瓶。他面前巨大的玻璃花缸里面开着一种水蓝色的垂丝菊花,听到身后的动静,龟甲也没有被打扰到,不紧不慢的剪下来一朵水色的花朵之后,放下手里的剪刀,然后将手缓缓伸进西装外套里面。

之后,一朵血色菊花盛开在龟甲贞宗白色的西装外套上面。

那天闯入龟甲贞宗花房的警察们,永远也忘不了他们看到的东西。

有将近两米宽的玻璃花缸的底部,并不是土壤或是别的什么适合植物生长的东西,而是一位有着和菊花一样发色的男子,然后往上便是枝叶鲜翠,花开绚烂的水蓝色菊花。

花的根部从男子的心脏部位长出,根系都紧紧的缠绕在了心脏上面。被小心的做了防腐处理的男子双手交叠放在心脏的位置。

那一天,警察从龟甲贞宗的花房里面挖出十数具腐烂程度各不相同的尸体,在那些绚烂盛放的菊花下面。

没人知道龟甲贞宗和一期一振哪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能让龟甲贞宗狠心把自己的恋人变成养花的温床。

又或者说,龟甲当初,到底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思,去接近一期一振的呢?


龟甲贞宗国宝指定纪念日贺文

#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系列#

#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在贺文里面塞点不是糖的东西#




龟甲贞宗偶尔会想起来德川家的樱花,在他清醒的时候。

待在博物馆不见天日的仓库里面等待着偶尔一次的展览,多数时候龟甲贞宗都和同在博物馆的其他付丧神一样陷入沉睡。只是在清醒的时候会回想起在德川家的过往。

当然在那里也不仅仅是沉睡,偶尔会有付丧神说起之前的事情,在来这里之前的事情。龟甲是一个安静的聆听者。

有那么几次,龟甲贞宗会提起曾经看到厌烦的樱花,用一种怀念的语气。这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位付丧神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

龟甲贞宗怀念的并不是德川家的樱花,而是在樱花树下面的那个人吧。

那个时候,龟甲贞宗还穿着繁琐的狩衣,会和其他人一起坐在回廊之下,一起品茶赏樱,虽然茶和茶点都是大家幻化出来的。这样的日子,要比在这昏暗的仓库之中要好的多了。

品茶赏樱都是年长一些,或者说人形看起来年长的一些的付丧神会做的事情。那些看起来尚且年幼的孩子,总是坐不住的。

花开的时候,他们会爬上樱花树。花瓣会因为他们的动作散落一地,落了在树下的或付丧神或是人类一身。

虽然看起来像是小孩子,却也不会像是真正的人类小孩子那样,至少,是不会从树上掉下来的。当然,故意的除外。

可是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在树下一脸担心的看着,生怕哪个小孩子从树上摔下来。完全没有心思去欣赏一树的绚烂。只有所有的付丧神都从树上下来之后,这个人才有心思坐下来,喝一杯茶。

龟甲看着他水蓝色发丝上的粉色花瓣,抿了抿唇忍下了将要浮现的笑意,终究还是没有去提醒他。这个人,向来是温和有礼的呢。

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一把太刀。

有人说过,龟甲和一期有时候还是很像的,都是一样的温和有礼。

一样……吗?

自己用温和有礼掩饰的东西,怕是不会有人和自己一样的吧。

那么一期呢?

这个人,也有和温和有礼完全不相干的性格吗?

“别看一期现在这样,他在战场上的样子,还真是无人能敌呢。”是谁这么说过呢?

龟甲知道这是在说还在丰臣家的一期,那个还没有经历大火,还没有再刃之前的一期一振。那样耀眼的一期,龟甲是无缘见到了。

不过,像这样温和有礼的一期,也不错啊……

啊,又想起来之前的日子呢。

龟甲贞宗回过神来的时候,入目是围在展柜之前的人群。是了,最近是在,展出。听给他们做养护的人类是这么说的。

在龟甲看来,不过是从那个昏暗的房间,换到另外一个更大一些也更加明亮一些的房间罢了。面前这些人类可是,无法看到他们的啊。

就算是这样,龟甲也还是小心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抚平褶皱。随着时代的变迁,他身上的衣服也从繁琐的狩衣变成了现在的白色西装。唯一没有改变的,也只有衣装掩盖之下的东西了。

“呵……”一声明显是没有忍住的笑声传进龟甲贞宗的耳朵。龟甲抬起头循声望去,一抹水蓝色映入眼帘。

那个人站在距离展台不远的地方,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脸上是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的笑意。见龟甲看过来,移开手,无声的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龟甲的手撑在展台的玻璃上,和一期一振的手重合在一起,尽量平静的回了一句。

“好久不见。”

自从一期一振成为皇室御物之后,还是第一次相见吧。

一期很快夹裹在人流中离开了龟甲贞宗的展台,龟甲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跟上去。

他是没有实体的付丧神,而一期,明显是已经拥有了人身。他们大概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呢。

能……见上一面,就算再回到那个昏暗的房间,日子好像没有那么难捱了。

在所谓的时之政府的人找上门来的时候,龟甲贞宗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下来。

这次,应该能够伸出手,和一期说一句,“好久不见”了吧?

能够感受到一期的温度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