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龟一性转】二十四小时日常之晨间篇

性转!性转!!性转!!!

因为没控制好,字数有点多,就按照晨间、午间、晚间三部分来写好啦。

是本丸的日常,主视角是龟甲一期,会有审神者还有其他刀打酱油。

 


自从一个月前那次出阵受伤回来之后,一期一振就不得不面对每天早上都是因为无法呼吸而醒来的情况。至于罪魁祸首吗?看看身边这个睡姿八爪鱼一样的女人就知道了。

是的,女孩子。那天从战场上重伤归来的一期一振和龟甲贞宗,在从手入结束之后,就彻底变成了女孩子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手伝札的问题,可是出现这种情况的只有他们两个,之后也不是没有因为受伤进过手入室,但一直没有变回去。对此审神者在咨询过时政之后表示,也只能随缘了。

一期把龟甲贞宗的四肢从自己身上拆下去,然后把这个人散开的衣襟拉好,把自己的枕头塞进龟甲怀里,最后盖上被子。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看就知道没少做。

看看时间,早上六点过一刻,虽然有些晚了,但也还不影响厨当番。一期看了一眼抱着枕头睡得正香的龟甲,想了想还是没有叫醒她。因为远征的缘故,昨天晚上龟甲还是回来的挺晚的,既然早上没什么任务,还是让她多睡一会儿比较好。

打开衣柜,一期看着那一小块用来放置审神者紧急给她们买回来的内衣的地方,想了想那一两次没穿之后的尴尬经历,还是拿出来一件水蓝色的,鉴于审神者也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柜子里面甚至凑齐了彩虹战队的蕾丝花边款。用小姑娘的原话就是,这都是你弟弟的代表色啊,这么说更羞耻了好吗。

之前的内番服已经不合身了,但是看着一边审神者送过来的吊带短裤低胸连衣裙什么的,一期还是觉得那一点点的不合身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也就是袖子和裤子稍微长了一点而已嘛。对此审神者表示十分的遗憾,明明本丸里面已经不止她一个女孩子了,可还是只有乱会陪着她穿裙子。

穿衣服的时候,一期看了一眼自己胸口多出来的东西,内心还是有些庆幸自己并没有像是龟甲那样子,额,用审神者的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波涛汹涌?虽然小姑娘抱着她的手泪眼汪汪的说是她这个审神者的原因才让一期和自己一样的平。不过一期觉得没什么,小一点干活更方便嘛。

拆掉睡觉之前编好的长辫,水蓝色的长发被重新绑成了高马尾,一期确认了一下龟甲没有把被子踢开之后,把她的衣服找出来放在枕头边上,才离开部屋去了厨房。

一同当番的歌仙兼定还有堀川已经在厨房忙碌了,本丸建立这么长时间,除了个别付丧神之外,大家做饭的手艺不说都特别好,也还是可以见人的。不然三餐总是让那么几把刀做,真的不会罢工掉的吗?

一个月的时间让大家已经可以很好地适应女孩子的一期一振和龟甲贞宗除了粟田口以及贞宗家的短刀和脇差还不是很能适应尼桑变成了欧内桑之外,一个月的时间让大家已经可以很好地面对女孩子的一期一振和龟甲贞宗。

快到本丸平常的早饭时间的时候,就有早起的刀过来厨房帮忙把做好的饭菜端出去。本丸的早饭一向是分为日式和西式两种,短刀们总是有一杯跑不掉的牛奶。

“早上好,一期姐。”被人从后面抱住,一期一振放下手里的锅铲,从一边的盘子里面捏了一块切好的水果塞进审神者的口中。审神者在厨房一向是会抱着掌勺的那位付丧神的腰求投喂,只不过以前喊的是“一期尼”,现在喊的是“一期姐”。

“一期姐今天可以陪我去万屋吗?”审神者松开一期的腰,让他可以继续做早饭,自己则是端起一边一期已经做好的水果馅饼放在与料理台相对着的桌子上面的托盘里。

“上午我还要整理文件。”今天的近侍也是一期,审神者日常咸鱼,除了必要的事情,其他的都是近侍在做,“不能陪您去万屋了。”当然一期也不是很喜欢去万屋面对审神者给她推荐的裙子以及其他本丸的付丧神见了鬼的表情,当然还有其他审神者冒着绿光的眼。

“那好吧,我找清光一起去。”审神者往装着牛奶的超大号保温杯里面放了一勺糖,想了想还是决定再放一勺。

“主君不要放太多啊,会蛀牙的。”堀川一边给烤鱼装盘一边眼尖的看到了审神者试图放第三勺糖的动作,开口阻止道。

“付丧神……也会蛀牙吗?”审神者有些心虚的盖上糖罐的盖子,除了上次今剑不小心吃了鹤丸用来恶作剧的伪装成糖块的砥石被蹦到牙出血,然后鹤丸被三条家追杀到进手入室躺了一天之外,她还没见哪个付丧神的牙齿出过问题。

“我们不会,但是主君您会蛀牙的。”歌仙一边说着,一边往味增汤里面放入最后一味调料,搅拌了之后,又问,“主君要来尝一下味道吗?”

“唔,再放点盐会好一点。”少女抿了一口歌仙兼定递过来的尝味碟,给出建议后端起放好了馅饼还有牛奶的托盘就跑。歌仙看她这个样子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摇摇头熄了火。真听她的就要咸了。

“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一期煎好最后一个馅饼,然后把身上小碎花的粉色围裙脱掉,粟田口的几振短刀过来厨房帮忙,一期一振挨个给了抱抱和摸头,然后离开厨房去喊某个绝对还在睡的粉色打刀。

一期走的时候,龟甲还是乖巧的抱着枕头,等她再回去的时候,这个女人就变成了四仰八叉的睡姿,被子和枕头都被踢到了一边,长到腰间的头发被压在身下,仿佛是另一条床单。不同于一期的保守,龟甲很能适应自己的女孩子身份,看她身上那件审神者大力推荐的真丝吊带睡裙就知道了,水蓝色的,和一期的头发一样。

一期开门的声音把龟甲从睡梦中唤醒,打刀迷迷糊糊睁开眼,伸手在自己身边摸索眼睛。一期估算了一下眼镜距离龟甲指尖的距离,还是伸出手去帮龟甲把眼镜捡起来,然后跪坐在她身边,俯下身给她戴上眼镜。

“唔……”一期被龟甲揽住脖颈,然后亲了上去。变成女孩子不太好说究竟好还是不好的一点就是,龟甲是越来越黏糊了。

等到分开的时候,一期淡粉色的唇变成了浅红色。淡定的把人按回床上,扒掉手,“快点起床,你上午还有马当番。”

“竟然让我做这种事……主人还真是,啊!”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把头发当床单的龟甲还没坐起来就因为扯到了头发一声惨叫又躺了回去。

每天晚上睡觉都是编好辫子的一期完全不同情龟甲贞宗的遭遇,把被龟甲弄乱的衣服整理好就催促着龟甲快点起床洗漱。头发因为龟甲方才的动作有点乱,在一期正坐在镜子前面重新梳理头发的时候,龟甲快速的换好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趴在一期的背上蹭来蹭去。

一期从镜子里面看到龟甲头顶上因为睡姿出现的几根翘起来的呆毛,这个人把下巴放在一期的肩上,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衬衣的领口也没整理好,颈间的红绳若隐若现的。一期把人从自己身上撕下来,按在镜子前面坐好,和自己一样的高马尾梳的很快,有顺手整理了一下她衬衣的领子,把下摆在半身包臀裙里面塞好。

临出门之前还是被龟甲按在墙上来了一个深吻。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