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龟甲贞宗国宝指定纪念日贺文

#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系列#

#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在贺文里面塞点不是糖的东西#




龟甲贞宗偶尔会想起来德川家的樱花,在他清醒的时候。

待在博物馆不见天日的仓库里面等待着偶尔一次的展览,多数时候龟甲贞宗都和同在博物馆的其他付丧神一样陷入沉睡。只是在清醒的时候会回想起在德川家的过往。

当然在那里也不仅仅是沉睡,偶尔会有付丧神说起之前的事情,在来这里之前的事情。龟甲是一个安静的聆听者。

有那么几次,龟甲贞宗会提起曾经看到厌烦的樱花,用一种怀念的语气。这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位付丧神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

龟甲贞宗怀念的并不是德川家的樱花,而是在樱花树下面的那个人吧。

那个时候,龟甲贞宗还穿着繁琐的狩衣,会和其他人一起坐在回廊之下,一起品茶赏樱,虽然茶和茶点都是大家幻化出来的。这样的日子,要比在这昏暗的仓库之中要好的多了。

品茶赏樱都是年长一些,或者说人形看起来年长的一些的付丧神会做的事情。那些看起来尚且年幼的孩子,总是坐不住的。

花开的时候,他们会爬上樱花树。花瓣会因为他们的动作散落一地,落了在树下的或付丧神或是人类一身。

虽然看起来像是小孩子,却也不会像是真正的人类小孩子那样,至少,是不会从树上掉下来的。当然,故意的除外。

可是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在树下一脸担心的看着,生怕哪个小孩子从树上摔下来。完全没有心思去欣赏一树的绚烂。只有所有的付丧神都从树上下来之后,这个人才有心思坐下来,喝一杯茶。

龟甲看着他水蓝色发丝上的粉色花瓣,抿了抿唇忍下了将要浮现的笑意,终究还是没有去提醒他。这个人,向来是温和有礼的呢。

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一把太刀。

有人说过,龟甲和一期有时候还是很像的,都是一样的温和有礼。

一样……吗?

自己用温和有礼掩饰的东西,怕是不会有人和自己一样的吧。

那么一期呢?

这个人,也有和温和有礼完全不相干的性格吗?

“别看一期现在这样,他在战场上的样子,还真是无人能敌呢。”是谁这么说过呢?

龟甲知道这是在说还在丰臣家的一期,那个还没有经历大火,还没有再刃之前的一期一振。那样耀眼的一期,龟甲是无缘见到了。

不过,像这样温和有礼的一期,也不错啊……

啊,又想起来之前的日子呢。

龟甲贞宗回过神来的时候,入目是围在展柜之前的人群。是了,最近是在,展出。听给他们做养护的人类是这么说的。

在龟甲看来,不过是从那个昏暗的房间,换到另外一个更大一些也更加明亮一些的房间罢了。面前这些人类可是,无法看到他们的啊。

就算是这样,龟甲也还是小心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抚平褶皱。随着时代的变迁,他身上的衣服也从繁琐的狩衣变成了现在的白色西装。唯一没有改变的,也只有衣装掩盖之下的东西了。

“呵……”一声明显是没有忍住的笑声传进龟甲贞宗的耳朵。龟甲抬起头循声望去,一抹水蓝色映入眼帘。

那个人站在距离展台不远的地方,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脸上是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的笑意。见龟甲看过来,移开手,无声的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龟甲的手撑在展台的玻璃上,和一期一振的手重合在一起,尽量平静的回了一句。

“好久不见。”

自从一期一振成为皇室御物之后,还是第一次相见吧。

一期很快夹裹在人流中离开了龟甲贞宗的展台,龟甲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跟上去。

他是没有实体的付丧神,而一期,明显是已经拥有了人身。他们大概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呢。

能……见上一面,就算再回到那个昏暗的房间,日子好像没有那么难捱了。

在所谓的时之政府的人找上门来的时候,龟甲贞宗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下来。

这次,应该能够伸出手,和一期说一句,“好久不见”了吧?

能够感受到一期的温度了吗?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