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那些年的前任婶婶们

#写着写着就觉得这婶有点渣#

#这东西居然还想写个系列出来#




在家和公司两点一线徘徊着,这样千篇一律的日子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如果没有墙上的那张合照,美惠子都会觉得在此之前的那些时光都是一场梦境而已。从十八岁到二十一岁,她能留下的也就只有这一张照片,和安安静静躺在柜子底部的保密协议。

这条路是她选的,踏上去就不能再回头了。而且,这种普通上班族的生活,不就是她一直想要的吗?

“嗯,我知道了,明天一早我会交上去的。”美惠子一边在电话里应付上司的指派,一边将手里的购物篮递给收银员,“嗯……好的,我会注意的。嗯……再见。”

挂掉电话,美惠子看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今天下午想要好好逛一次街的愿望又泡汤了。算了,还有一点时间,去买杯奶茶再回去工作吧。

最开始进入公司的时候,美惠子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倒不是她有多喜欢现在的工作,只不过是除了工作,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做些什么。就算是偶尔去采购生活必需品,也会在不知不觉中买一些她再也不需要购买的东西。回家之后经常会对着购物袋里面的指甲油、金平糖以及茶叶之类的东西失神。将这些东西重新打包好,在丢进垃圾桶之前还是舍不得的拿了出来,塞进柜子里面。

除了这些,美惠子还整夜整夜的失眠,坐在床上,看着对面墙上那张在黑暗中只能看清大概人影的合照,一坐就是一夜。不是不想睡,而是不敢睡。梦里那些语气各异的声音都在重复着同一个问题。

“您为什么要抛弃我们呢?”

我没有抛弃你们!我只是……我只是……我只是想要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啊!

付过账,拎着买好的东西走出便利店,美惠子想了想,还是按照之前想的,先去买杯奶茶再回去工作。

奶茶店前的队伍说短不短,却也没有长到令人望而却步。美惠子在排队的时候,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完成额外的工作需要的时间,得出来的结果让她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是不可能按时回家吃饭了。

也好……回家了也是一个人待着,在公司里,至少还有同样加班的人陪着。

“……那我就先去买清单上的东西了,今剑一个人在这里排队没问题的吧?”明显就是小姑娘的声音到没让美惠子有多在意,只是她话里面那个熟悉的名字,让美惠子不由自主的回过头。

就算发色用灵力刻意掩盖过,就算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现世小男孩长穿的衬衣短裤,就算是背对着自己和另外一个少女交谈。美惠子还是毫不费力的认出了那个人。

“没关系的,主君快点去吧。”今剑看着少女走进便利店才转过身向奶茶店前长队的队尾走去。

“今剑……”美惠子的低喃声没有被高侦查的短刀错过,事实上从美惠子注视他的那一刻,短刀就已经感觉到了,只不过转过身之后才发现那个一直盯着他看的人是谁。

短刀歪了歪头,没有搭理美惠子,连一个微笑的都欠奉。

“今剑,你……是不记得我了吗?”美惠子离职的时候并没有去看审神者离职之后政府对本丸的处理办法,也许是真的被清理了记忆也说不定呢。

这样也好啊……

“记得啊。”今剑数了一下小钱包里面的硬币,一边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然后抬起头对着美惠子露出了一个灿烂却冰冷的笑,“不就是那个,不要我们的人嘛。当然记得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一直被公司的人说口才好的美惠子,此时对着今剑却词穷了。当时那个噙着泪抓着她的袖子问她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够好的孩子的脸,和现在这个带着冰冷的笑的脸重合在一起。

“一定要这样说话吗?今剑,我们……”美惠子的话被今剑打断。

“我觉得这样子很好啊,”数完了硬币发现好像并不够买两杯奶茶的今剑回答的很是随意,“毕竟,先不要我们的人,是你啊。”

美惠子看着今剑蹦蹦跳跳跑进便利店的身影,看着隔了一道玻璃他和另外一个少女撒娇的样子,终究还是什么都没做。

还能……做什么呢?

他们,已经不是一路人了。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