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审神者的结局

观看提示:

1.作者小学生文笔,偶尔逻辑混乱。

2.人设是阿官的,ooc是我的。

3.实在不忍心继续虐下去,所以到此结束,接下来会有可甜可甜的段子or文。

前篇请走:药宗歌小夜石青数珠雪粟田口烛俱利

问个问题,大家的博多多少级能送去极化,我家的今天吃掉我所有的轻重步满了60级却送不出去!



审神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正厅的柱子上,在她面前,本丸里所有的付丧神端正的跪坐着。每个人都是神情冷漠,就好像看的并不是自己的主公而是仇敌一般,不过这么说也并没有什么错。

审神者的醒来之前的记忆停留在昨天的晚饭后,烛台切光忠和平日一样按时送来的晚饭,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吃过饭之后发生了什么,审神者就完全不知道了。看来,饭菜里面有问题呢,连灵力也无法使用,真是小看他们了。

也是自己大意了呢。以为这些依靠自己灵力才能显形的付丧神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威胁。

被取下了面具的女子有着一张只能说是秀气的脸,不算漂亮,看着却也很舒服。可对比着她所做的事情,也只能说一句人心难测。

“五虎退,鸣狐,厚藤四郎,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前田藤四郎,乱藤四郎,一期一振,宗三左文字,大和守安定,小夜左文字,江雪左文字,歌仙兼定,药研藤四郎,笑面青江,石切丸,数珠丸恒次,蜂须贺虎徹,大俱利伽罗,和泉守兼定。”压切长谷部一字一句说出每一个被碎刀或是沉睡的付丧神的名字。

“所以,你们要复仇吗?”女人就算是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语气也是如旧的嘲讽。

“主公,”身为初始刀的加州清光开口问她,“我只想问您,他们究竟做错了什么?”最开始,女人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她也会在温暖的午后给短刀们讲故事,会紧张每一个受了伤的刀剑男士,会调侃和恋人拌了嘴的他们。那个样子的主公,加州清光竟是有些记不清了。

“刀剑折断于战场,不是很正常的吗!”女人高傲的扬起下巴,“相比于焚毁,尘封,折断于战场,不是你们最想要的结果吗?”

“这不是您恶意碎刀的借口,主上。”烛台切光忠金瞳稍稍眯起,“这些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他们,本来是可以不用死的。”

“因为您在明知他们重伤却依旧要求进攻。”

“因为您故意将炼度不足的他们送上战场。”

“因为您拒绝对重伤回来的他们进行手入。”

“那又如何?”女人笑了,“刀剑听从主人的命令,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我将你们召唤出来,提供给你们维持付丧神形体的灵力,如果不能为我所用,达成我的命令,要你们,又有何用处?”

“在主殿看来,我们是什么?”鹤丸国永眨了眨眼,在问这句话的时候,他握紧了放置在膝盖上的一期一振的本体。

“工具。”女人回答的很爽快,“所以不听话的工具,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主公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秋田抓紧身边平野的手。

“人都是会变的啊,秋田。”女人对着秋田藤四郎倒是没有对着其他人的傲慢,她笑了笑,“输给你们只能说我技不如人,怪不得谁。”

“不认为自己错了吗?”堀川国広走到女人面前,“到了现在,也不认为自己错了吗?”

“错?我错在哪里了?”女人大笑了起来,“哦,也许我是错了,我错在太过于相信我对你们的控制能力了。经过乱藤四郎,我就该知道,绝对不能对你们掉以轻心。毕竟武器,是会弑主的。”

“那么,失礼了,主公。”堀川给她系上了一条丝巾蒙住了双眼。

“堀川还真是温柔呢。”女人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好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一天。

“呐,据说死刑犯的最后一个要求都会被满足,”女人道,“可以让烛台切动手吗?”

“好。”

后来的一切,成为了时之政府的一个公告。

“编号92644本丸审神者,因恶意碎刀被所属刀剑斩杀。现该本丸内所有刀剑男士已被肃清。”

和两条新出的规定。

“审神者不得恶意碎刀。”

“审神者不得随意刀解。”

“违者,取消审神者资格,遣返现世。”

“我是这座本丸的审神者,请多指教。”明明初见的时候,那么温柔的一个人。

“碎了就碎了,一把刀而已。”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输给你们只能说我技不如人,怪不得谁。”您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对吗?

“可以让烛台切动手吗?”该说您其实还是个温柔的人吗?

 

 

 

 

 

 

 

 

婶婶让烛台切动手,是因为她感觉烛台切是唯一杀了审神者还不会因此十分自责自己的,她不知道杀了审神者,本丸刀剑会被肃清。婶婶变成这样是有原因的,不要问我原因是啥,我也不知道。但是做错事就是做错了,不管原因是什么。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