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烛俱利场合

观看提示:

1.作者文笔小学生,偶尔逻辑混乱。

2.人设是阿官的,ooc是作者的。

前篇请走:药宗石青歌小夜数珠雪粟田口


“烛台切,我记得你、大俱利伽罗和太鼓钟贞宗都是伊达家的刀?”带着獠牙面具的审神者问跪坐在自己面前的太刀。

“是的,主公。”烛台切光忠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还是回答了审神者的问题,这种显而易见,没有必要问也没有必要回答的问题。

“那么,”面具掩盖下的红唇勾起残忍的弧度,“你,大俱利伽罗,同田贯正国,今剑,太郎太刀,次郎太刀,一起出阵江户白金台。要把太鼓钟带回来啊,烛台切君。”

“可是主公,俱……大俱利伽罗的炼度不足以……”

审神者显然没有那个耐心听烛台切说理由,“好了,我安排了两把大太刀,足够了。”

“主公……”

“烛台切,你要违抗主命?”审神者拔高了音调。

“不,我去安排出阵。”违抗主命的下场,粟田口的前车之鉴。老老实实按照审神者说的做或许还能活着回来,违抗她的命令……呵,教训还不够惨吗?

烛台切回到伊达组的部屋的时候大俱利伽罗正在擦拭自己的本体,而鹤丸国永大概还是在粟田口的部屋里陪着一期一振吧。

听到有人进来,大俱利抬起头,见是烛台切,又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动作。

“俱利酱,主公让我们出阵白金台。”烛台切在大俱利伽罗身边坐下来,“去找贞酱。”

“那个女人……”大俱利皱眉,将本体收回刀鞘,“我一个人就可以……”

“俱利酱。”烛台切揉了揉额角,“现在不是闹别扭的时候!”

“……”大俱利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烛台切,“不是说出阵吗?”

“再等一下啊,我还没有通知其他人啊。”烛台切有些哭笑不得,原本的担心被冲淡了少许。

“都说了我一个人就可以……”大俱利有些不耐烦,却还是重新盘腿坐了回去。

“俱利酱不要任性啊。”烛台切起身,“我现在去通知其他人,俱利酱不要一个人离开啊。”

“啰嗦!”

“别让我担心啊。”烛台切弯下腰,鎏金色的眸子认真的看着大俱利伽罗,“白金台还是很危险的。”

“知、知道了。”大俱利别开脸,耳朵无缘由的烧了起来,“你不是要去通知其他人吗?”

“这就去。”烛台切的话含在口中,知道大俱利开始推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恋人的唇。

“今剑,你还能坚持吗?”短刀从左肩蜿蜒至胸口的伤痕看着十分可怖,烛台切给他简单包扎了一下,看了一眼他的刀装,还好并没有碎掉。

“我没事的,烛台切先生。”今剑被太郎抱着,乖乖的回道。太郎次郎和同田贯也表示自己没问题。

烛台切看向大俱利伽罗,付丧神不自在的转过脸,“我一个人就好……”

“俱利酱,”烛台切拉住他,“伤口不及时处理会恶化的啊。”

“我这样子就好,不要管我。”说是这么说却也没有拒绝烛台切给他包扎的动作。

“终于到了呢。诸位,准备好了吗”烛台切光忠看着前面蔓延盘旋的不详气息,轻声道,“找不找得到贞酱不重要,大家注意保护好自己。”

“啰嗦!”大俱利伽罗一刀切掉敌打,“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呜!”

“我才不会就这样折断啊!”

“人间的武者,有两下子嘛……!”

“真是的,酒都要醒了……这笔账我可记下了!”

“无论怎么防御也没用!”

……

战斗结束之后,烛台切查看了一下大家的伤势,今剑和同田贯受了轻伤,两把大太刀因为机动问题伤势稍微重了一些。

唯一不太好的只有大俱利伽罗,刀装在战斗开始的时候就碎掉了,又替今剑挡了一枪,虽不至一血,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俱利酱再坚持一会,我们现在就回本丸。”烛台切光忠扶起他,大俱利伽罗刚才倒下的地方地面有些奇怪,烛台切的心思都在大俱利伽罗身上,也没有太在意。

倒是太郎太刀注意到了,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在心里叹了一句,“这样也好……”

没有带回太鼓钟贞宗,审神者十分不满意,却也没有再要求烛台切他们继续出阵,而是另外安排了一队去阿津贺志山寻找三日月宗近和江雪左文字。

但同样,审神者也没有给大俱利伽罗进行手入,只是给两把大太刀简单手入了一下就派去阿津贺志山了。

“大俱利桑还好吗?”今剑端着一小碟金平糖,站在门口问烛台切,“我可以进去看看他吗?”

“今剑的伤也没关系了吗?”烛台切示意今剑进来。

“没关系了,大俱利桑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的,我……”今剑有些失落,“我不仅没能保护好义经公,现在还害得大俱利桑受这么严重的伤……”

“今剑不要自责啊,”烛台切揉了揉今剑的头发,“俱利酱是喜欢你才会护着你啊,没有人会因为这件事怪你的。”他捏起一颗糖塞进今剑口中,“好了,笑一笑,去找秋田他们玩吧,鹤桑也在那里,俱利酱还在休息,叫醒他的话,他会发脾气的。”

“嗯,我等大俱利桑醒了之后再来道谢。”今剑点点头,听话的出去了。

烛台切等今剑出去了,才走到里间,看着刀架上上下放置的两把刀,轻轻说了句,“俱利酱,好好休息,开饭的时候,我会来叫你。”

本丸的一日三餐一向是由烛台切和歌仙药研负责的,药研和歌仙碎刀之后,堀川也会来帮忙,只是今日堀川出阵阿津贺志山,所以现在厨房里只有烛台切光忠一个人。

在晚饭快要准备好的时候,加州清光这个一向不会来厨房的人出现在厨房里。

“加州桑,晚饭还要在等一会儿啊。”烛台切转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手上的动作,“饿了的话,橱柜里有点心可以先吃。”

加州清光只是站在门口,没有动,直到烛台切光忠重新看向他,才开口道,“和泉守兼定碎刀了。”

“什么?”烛台切光忠愣住了,“和泉守桑不是炼度都满了吗?”

“他把刀装给了堀川,又遇上了检非违士。”加州清光摊开手,掌心放着两个漂亮的蓝色玻璃瓶,“堀川情绪不太稳定,我找了药研之前留下的药,这个是镇定剂吗?”

“啊?是这个没错。”烛台切光忠仔细看了看,之前药研给一期一振用过这种药,“不过一次用三分之一瓶就好了。”

“那这瓶留给你吧。”加州清光将瓶子放下,指甲上的红色有些斑驳。这个一向注重自己可爱外表的付丧神在大和守安定碎刀后,就变得再也不在乎自己的外表了。

“那,多谢了。”烛台切收好瓶子,“麻烦加州桑告诉大家,今天晚上的景色不错呢。”

“我知道了。”

呐,俱利酱,我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了呢。如果我能早些下定决心就好了。


出阵其实是捡到了小贞的,但是大俱利不想让小贞来到这个暗黑本丸,太郎发现了,但也理解大俱利的用意。

俱利在回本丸之后就和骨喰藤四郎一样回归本体沉睡了。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