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粟田口场合

观看提示:

1.作者文笔小学生,偶尔逻辑混乱。

2.人设是阿官的,ooc是作者的。

图片id=49465083

前篇请走:药宗石青歌小夜数珠雪


粟田口大概是本丸损失最严重的刀派了。

本丸里碎掉的第一把刀是五虎退,那个虽然怯生生的,却还是很勇敢的孩子。

当时一同出阵的其他人甚至都没能找回碎掉的五虎退的全部碎片。那个时候,一期一振还没有来到本丸,接手五虎退碎片的是药研。

那天夜里,宗三和药研部屋里的灯亮了一夜。粟田口的兄长一直拼了一个晚上才将带回来的碎片拼了回去。残缺不全的短刀被小心的收置起来,藏在柜子的最深处。

之后,药研在本丸的大家都休息之后疯狂的出阵函馆,试图找到第二把五虎退。宗三虽然担心他,却也没有阻止他的行为,只是陪着他一同出阵。在织田家一起共事的时候,宗三就知道这把织田组里看起来最正常的刀,其实是最偏执的一把。

不过他拦不住药研,有人可以拦住他。

拦下药研的,是鸣狐,粟田口家的小叔叔。

他在药研又一次出阵前拦住了药研。

“药研,我想和你谈谈。”鸣狐没有带着小狐狸,本音因为不经常说话而有些沙哑。

“鸣狐叔想说什么?”少年直挺的站立着,眉间是完全不符合他外表的坚毅与沉稳。

“退已经回不来了,放弃吧,药研。”鸣狐的语气淡淡的,“宗三殿很担心你的,还有你其他的弟弟。”

“退能回来的,我只是、我只是还没有找到他而已。”药研握着刀柄的手在抖,他却抬起头对着鸣狐笑道,“鸣狐叔,在给我一些时间,我就能把退带回来了。”

“药研,你冷静一下。”鸣狐将药研握住刀柄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五虎退回不来了,碎掉的刀再也回不来了!”

“你是粟田口吉光的骄傲,药研藤四郎,你是粟田口的兄长,别让大家为你担心好吗。”

“我们已经失去五虎退了,不想再失去你了。”

“……”药研垂下手,低着头不回答。

“药研,”鸣狐道,“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不要再自责了。”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退……”走廊的拐角,不是何时聚集了一群藤四郎们,药研轻轻说了一句。“还有,让大家担心了……”

半个月后,在5-4的队伍带回来了一期一振。五虎退碎刀这件事被所有人联手瞒过了一期,让他以为五虎退只是还没有来本丸而已。

直到那天,一期一振才知道审神者,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审神者安排了那天的出阵市中的人选,前田藤四郎恰在此列。炼度只有30的前田去市中的话,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一期一振以为是审神者写错了人选,便去了审神者那里,和她说明了这件事,希望她能换一把炼度比较高的刀。

审神者听了一期的话,笑得很是开心,她问,“一期一振,你想要违抗主命吗?”

“在下不敢,只是前田藤四郎的炼度过低,前往市中极有可能重伤。”一期一振认真道。

“虽然我才是下达命令的那个人,”审神者撕掉了之前写好的出阵名单,细碎的纸片从她指间落下,她重新提起笔,“但一期你难得求我一次,那便,如你所愿好了。”

新的名单很快就写好了。审神者交到一期一振手上的时候,没有被面具掩盖住的红唇笑得极为优雅,可那张纸上的内容却看得一期一振浑身发冷。

鸣狐,前田藤四郎,厚藤四郎,骨喰藤四郎,鲶尾藤四郎,乱藤四郎,出阵地,江户白金台下。

“不要太感谢我啊,一期一振。”被审神者用灵力丢出门外的一期看着那扇色彩华丽绘着百鬼夜行的拉门在他面前合上,耳边还残留着审神者冰冷的声音,“我最讨厌有人违抗我的命令了!”

让一队炼度最高不过60,平均不到40的打脇短出阵江户白金台下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鸣狐、前田藤四郎、鲶尾藤四郎碎刀,骨喰藤四郎一血重伤回归本体沉睡,乱藤四郎重伤。

一期一振抱着浑身是伤、嚎啕大哭的泪如雨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对不起……”

“……是我的错……”

“……是我害了你们……”

鹤丸国永站在一期一振身后,口张开又合上,想要安慰一期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药研擦干净秋田和平野脸上的泪,示意他们抱起被乱藤四郎带回来的碎片和骨喰藤四郎伤痕累累的本体回部屋。

拼凑碎片花了两天的时间。一期的情绪不太稳定,被鹤丸打晕后带回了伊达组的部屋休息。因为药研的拜托,鹤丸国永一直拖着一期直到药研他们把碎掉的刀拼凑好。

乱藤四郎全程跪坐在一边看着,审神者不肯手入,身上的伤口只是被简单包扎了起来。直到药研他们拼凑好,才站起身,向外走去。

“乱,你要去哪里?”药研叫住他。

“我,我去看看一期哥。”乱藤四郎没回头,他想了想,又问,“药研,你恨她吗?”

“大概吧。”失去了五个家人,多少会恨的吧?

“啊,我知道了。”

“乱,不要做傻事。”药研冲上去拉住乱,“你要是再出事了,一期哥怎么办?”

“药研你在说什么啊,”乱藤四郎抬起手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我只是去看看一期哥啊。再说我像是会做傻事的人吗?好不容易活着回来……”

药研松开手,“乱,别冲动。”

“嗯。”乱藤四郎轻轻应了一声。在他出门之后,药研隐约听到了一句话,“为什么活着回来的,是我……”

是啊,活着的人,总是要承受所有的痛苦……

乱藤四郎去看了一期一振,温和高贵的青年即使在昏睡中也呢喃着“对不起”。乱藤四郎跪坐在一期一振枕边,对着一期一振轻轻说了一句,“不怪你的,一期哥,我们都不会怪你的。”

“一期大概会自责好久。”鹤丸国永苦笑,“乱酱,这次的惊吓真的是太大了。”

“鹤丸殿,一期哥拜托你照顾了。”乱藤四郎向鹤丸国永行了一礼,站起来向外走。

“乱酱,一期承受不起再失去一个弟弟的事情了。”鹤丸国永直觉乱藤四郎要去做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

“是我对不起一期哥,还请鹤丸殿这么告诉一期哥。”橙色长发的付丧神偏过头笑笑,“我啊,是粟田口吉光中难得的乱刃刀,那么小小的乱来一下,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这不是小小的乱来一下吧?还真的是,吓到我了呢……”

乱藤四郎刺杀审神者失败,被审神者一击碎刀,所有碎片被审神者当着本丸所有付丧神的面丢入刀解池,尸骨无存。

“这世间,就是这样的地狱呢,一期一振,违抗我的命令,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不过主公我啊,还是不忍心看一期你伤心呢……”

一期一振被审神者抽出灵力,回归本体沉睡,如果审神者不再给予一期一振灵力,那么这把四花太刀就会永久沉睡下去。

后来,药研藤四郎夜战归来重伤碎刀。

秋田藤四郎和平野藤四郎因为审神者需要寻找明石国行和日本号得以幸存下来,只是,本来人口众多的粟田口,粟田口的骄傲之作们,曾经被世人追捧的藤四郎短刀们,最后,只剩下两振刀罢了……

就像乱藤四郎说的那样,为什么活着回来的,是我?

死掉的一了百了,而活着的,却要背负着所有的痛苦挣扎着活下去……


评论(1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