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数珠雪场合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小学生,偶尔逻辑混乱。

2.人设是阿官的,ooc是我的。

前篇请走:药宗歌小夜石青



审神者从未让江雪左文字出阵过,这把她捞了快一个月、费掉几万资源才接回来的四花太刀,得到了极为小心的照顾,当然数珠丸恒次也是。

但同刀派的宗三和小夜却没有江雪的待遇。

那天本来是个阳光明媚,难得的好天气。江雪和数珠丸并排坐在走廊下,看着肃杀的庭院,一丝的好心情也无。原本这里是短刀们玩乐的地方,如今,本丸里大多数的短刀,不是碎了,就是伤势过重,连付丧神的灵体也无法维持。

“这世上,通往和睦的道路,没有吗……”江雪低下眉眼,轻声叹了一句。

“没有呢,江雪,至少在这里没有呢。”数珠丸恒次拨过一颗佛珠,“主君如同世人无二,价值观亦是几度更迭。”

“青江殿……没事了吧?”江雪迟疑的问了一句,“你身上,沾了一些不好的气息。”

“贞次没事了,他现在还好。”其实是不太好,青江的暗堕程度还可以掩盖过去,不过还是每天都躲着石切丸,躲着所有人。也幸好最近审神者都没有派青江出阵,不然早就瞒不下去了。

“是吗,那就好。”江雪没有再问下去。

“江雪,你在担心宗三殿和小夜殿?”数珠丸转过头去,闭着的眼睛对着江雪,“他们会没事的。”宗三去了墨俣寻找小狐丸,小夜则是去远征了。以宗三现在的炼度,虽然会受伤但是还是能平安回来的。而小夜则是去了远征。

“战争这样的事……”

“是无法避免的啊,江雪,这是我们身为武器存在的意义。”

“……”

“出阵的队伍回来了,”数珠丸站起来,低头看江雪,“要去迎接一下吗?”

出征归来的队伍里并没有宗三左文字这把倾国之刀的身影。穿着内番服的药研颤抖着手从平野手中接过那把布满裂缝的黑漆打刀。

“对不起,药研尼桑,宗三殿为了保护我……”秋田抽噎着,“对不起……”

“不怪你,秋田……”药研声音干涩,“不怪你……”

“药研君,你不要紧吧?”蜂须贺虎徹皱眉,这把一贯沉稳的短刀都快要站不稳了。

“我,我没事。”药研勉强笑笑,“各位出阵辛苦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药研转过身,就看到数珠丸恒次和江雪左文字站在不远处,心神不宁的短刀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何时来的。

“这世间……是地狱……”数珠丸听到身边的江雪轻叹一句。

“江雪殿,数珠丸殿,”药研抱紧了怀里的打刀,“我,我可以带走宗三吗?”

数珠丸转过头去看江雪,闭上的眼并不影响他看江雪的情绪,比方才更加的厌世了呢……

“如君所愿。”江雪道。也罢,他这笼中鸟一般命途坎坷的二弟,也算是解脱了,待在药研藤四郎身边也好。

等一同出阵的短刀都回去了,蜂须贺才走到药研身边,“药研,宗三让我问你,你最后,和他说了什么……”然后在场的两太一打看到了一向沉稳冷静的短刀藤紫色的眼眸中滚出了泪水。

药研跌跌撞撞的走了,蜂须贺向二位太刀道了别,也离开了。

“你……”数珠丸迟疑了,江雪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除了更加厌世了之外,可推己及人,若是贞次出了这种事,自己总归是……

“宗三一直念叨的自由,如今也算是……我只是……”江雪闭上眼,又叹了一句,“这世间……是地狱……”

数珠丸站在他身边,在心里应了一句,“是的呢,江雪……”

在这之后,江雪更加紧张小夜了,不论是出阵还是远征,数珠丸恒次知道江雪这个样子不太正常,但青江牵扯了他大半的精力。而江雪除了紧盯小夜之外也就没有别的反常的地方,数珠丸也就没有过多的在意。

直到……

直到那天,数珠丸和江雪迎回了出阵江户新桥的队伍。歌仙兼定没有带回来审神者希望的物吉贞宗,反倒是带回来了江雪左文字最不愿意见到的,小夜左文字破碎的本体。

数珠丸恒次拉住了江雪左文字,“别冲动,江雪。”他握住江雪的手,将刀回鞘。

“我没事,我……很好……”江雪手中的佛珠被扯落了一地,“小夜……也算是……”

“江雪。”

“我只是,厌倦了。”江雪挣脱数珠丸的手,离开审神者的房门前,向左文字部屋的方向走去。

数珠丸蹲下来,捡起了掉了一地的珠子,冰蓝色的流苏沾染上了尘土,有些凌乱。

当夜,江雪从部屋里面出来的时候,看到了站在廊下数珠丸恒次。

数珠丸递给他一串串好的佛珠,上面的流苏不染纤尘。

江雪接过,在手上绕了两圈,低声道了谢。

“一起走走?”数珠丸问他。

“……好。”

夜里的本丸沉静的连一丝风声也不曾有,江雪和数珠丸并肩走着,谁也没有开口。

江雪在刀解池前停了下来。数珠丸叹道,“你决定了?”

“你不拦我?”江雪反问他。

“那也要拦得住才行啊。”数珠丸摇摇头,“再说,你若是执意如此,我就是拦下了这一次,还能一直看着你不成?”

“数珠丸总是看得比我开。”长年阴沉着脸的付丧神笑了笑,宛如寒月。

“啊,大概是我经历的比较多吧。”数珠丸抬手抱住江雪,在他耳边道,“一路走好。”

“对不起。”江雪在数珠丸唇上吻了一下,唇碰唇,不带半分谷欠望。

数珠丸恒次目送着江雪左文字进了刀解池。刀解池燃起的火焰在瞬间吞噬了他,火光映在数珠丸的脸上,映照出太刀付丧神毫无表情的面容。

他轻轻启唇,又重复了一遍。

“一路走好,江雪左文字。”

后来青江还是暗堕了。石切丸自我封闭被审神者丢进了刀解池。

数珠丸在一个晚上按开了时空传送器。池田屋的室内战并不适合太刀,更何况数珠丸的炼度只有1而已。

他在一楼并没有找到青江暗堕的原因,反倒是遇上了时间溯行军。

在被碎刀之前,数珠丸轻轻舒了口气,这世间,真的是地狱呢。

江雪左文字自行刀解了,笑面青江暗堕被斩杀了。他要守护的,一个都没有守护的了呢。

看的开吗?我好像并不像你说的那样看得开啊,江雪。

从未对你说过喜欢,也从未听你说过喜欢,还真是有些遗憾呢,我的江雪左文字。


e3捞懒癌捞的心累,之前求着别沟老是沟沟乐,现在求着沟都不带沟的……

评论(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