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歌小夜场合

观看注意事项:

1.专业课无聊产物,文笔小学生。

2.人设是阿官的,ooc是作者的。


小夜左文字碎刀的那天,江雪左文字自己走进了刀解池,只留下一句“这世间,是地狱……”算上半个月之前碎刀的宗三左文字,左文字一家,倒是本丸里第一个解脱的。审神者在那之后封了刀解池,并重新派遣队伍前往阿津贺志山寻找江雪。

歌仙兼定作为队长一脸冰冷的带着一众最好也是中伤的刀出了门,按照审神者的说法,不过是一、二花的普通刀而已,不值得修,大不了再去捞就是了。资源还是留着赌三日月、小狐丸比较合算。不知道审神者有没有发现,碎掉的刀,不论是锻刀炉还是野外,都不会再出现了。

“二代目,你还好吧?”和泉守砍死敌枪之后,扶起被狠狠戳了一枪的歌仙兼定。

“我没事。”歌仙摸了摸胸口,那里放着小夜碎掉的本体,刚刚的敌枪其实并没有伤到他。小夜……为什么……为什么要保护我……

小夜碎刀是为了救歌仙,歌仙的炼度并不能在江户新桥全身而退,而审神者又不可能让太刀出阵,到达boss点的时候歌仙身上的刀装已经全都碎了。敌方苦无的那一刀,本来是砍在歌仙身上的,他甚至来不及反应。而等到歌仙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夜的血混着苦无的溅在他脸上,温热的却滚烫的如同要灼烧起来。

“小……小夜……”

怀里的少年罕见的笑了起来,“不要哭啊,一点,都不风雅了呢……”

多熟悉的话。

当初在细川家,决定要卖掉小夜救急的时候,他目送着少年离开,少年转过身,走到他身前,踮起脚擦去他脸上的泪,“不要哭啊,一点,都不风雅了呢……”

那个时候少年也是笑着的,那笑容晃花了他的眼,最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连他的背影也看不到了。

后来,歌仙也离开了细川家,却在也没有见过小夜左文字。再后来,歌仙兼定重新回到细川家的时候,听着细川家的人说的“对得起先祖”之类的话,紫发的付丧神对着无法看到他、无法听到他的话语的人类,一遍又一遍的问着。

“你们,知道小夜在哪里吗?”

“可以的话,能把小夜也带回来吗?”

再后来过了多久歌仙记不清楚了,付丧神的岁月是漫长的,他是那个风雅的歌仙兼定,手执一册和歌集可以风雅的度过每一天,然而却没有人知道,他注视着和歌集的时候,心绪又飘到了哪里。

“我是小夜左文字,从今天开始,由我来照顾你。”那个时候,歌仙还只是兼定而不是歌仙兼定,不会把风雅挂在嘴边,小小的比小夜还要小。

“我是二代兼定,又称之定的作品。”

少年包容着比他小的付丧神,即使后来歌仙兼定变成了青年,可以轻易的将小夜左文字抱在怀里,在小夜的颈窝蹭一蹭,然后被小夜拍拍背。

“小夜,我喜欢你。”

“啊,我也是……”少年偶尔会回上一句。

和政府签订协议,去到所谓的本丸,歌仙是无所谓的。那里的日子大抵不会比待在永青文库更无聊一些吧?

“僕は歌仙兼定。風流を愛する文系……”话语没有说完便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小夜……”

“好久不见了…之定……”小夜的眼眸比平时亮了许多。

“啊,好久不见了,小夜。”这个时候,歌仙才明白,自己同意签下协议的真正原因,不过是可以在这里,见到小夜而已。

“ああ…これでもう、誰も恨まなくていいんだ…”

“小夜……又要丢下我一个人吗?”

“……很抱歉啊,之定……”又要丢下你一个人,我知道你是怕生的人,却总是丢你一个人,抱歉……

“二代目?”和泉守兼定又喊了一声发呆的歌仙兼定,“要走了哦。”

“啊?好,走吧。”歌仙回过神,继续带队搜索下去。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在这里是找不到江雪的,本丸的刀,只要碎了,不管是重伤碎刀还是刀解,都不会出现第二把了。只是这件事,没有人会告诉审神者。其实他们心里也是想要再找到自己曾经的同伴的,却也不想再找到自己的同伴。

死了,就解脱了。何必还要再来受苦?

第一部队遭遇检非违使,歌仙兼定碎刀。

长谷部的汇报依旧不被审神者理睬,当年会好好对待每一把刀的审神者好像从来都只是幻影而已。


明天大概还有,是谁的场合还没想好……抱头跑……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