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药宗小段子

观看注意事项:

1.专业课无聊产物,文笔小学生。

2.人设是阿官的,ooc是作者的。

3.江雪和一期来揍婶婶的时候请来救命!! Σ(っ °Д °;)っ 

4.改了一点,宗三的鞘应该是黑漆的


漫天的烈焰映在异色的眼瞳里,直将那眼眸染成红色,在耳畔响起的是忽远忽近的厮杀声。宗三有些恍惚,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被从磨短,从太刀改成打刀,被重新刻下铭文,每一寸肌肤,每一根骨头都在叫嚣着,挣扎着。他将自己蜷缩起来,漠然的抵抗着疼痛。

“宗三,别怕。”有人从背后环住他,“我在,别怕。”

“药研……”宗三转过身,樱粉色的长发挡住了视线,药研替他拨开。军装的少年有些虚无,作为短刀的药研藤四郎的本体,已经烧了大半了。

“宗三,你在哭啊……”药研覆上宗三的脸,“别哭啊,这可一点都不想你了。”

“药研,”被打磨、被刻铭,被强行加上魔王的印记都不曾落泪的宗三左文字抱住少年,眼泪是怎么也止不住了,“你再坚持一会,我听到有人来了……”

“没有和你一起在战场上折断,还真是遗憾啊,宗三,”药研拭去宗三脸上的泪,“不过像我们这样的刀,也不可能折断吧……”

“药研……”

“是义元左文字,还没有被烧毁……”

“……它旁边还有……”

“……烧的太狠了,不用管了……”

“……找找……药研…吉光……”

不……不要走,那就是药研通吉光啊!他还可以修复的……求求你们,带他走好不好……

付丧神的呐喊没有人能听的到,宗三左文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寻找药研藤四郎的人远离他们寻找的药研。

火中的少年向他挥了挥手,向他说了一句什么,泪水模糊了视线。

药研……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折断在战场上呢?

为什么你们不能再来的早一些,为什么不连药研一起带出来呢?

为什么你们不能再来的晚一些,连我也一起烧毁多好?

“宗三……宗三……”谁在叫我?

“宗三……醒醒……”声音好熟悉…是谁……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有着一双藤紫色眼眸的短发少年,“药研?!你没事了……”

“什么呀,宗三。”药研楞了一下,“你是不是做噩梦了,你在哭啊。”

宗三的意识渐渐回笼,才想起来自己是在本丸里,不是在燃烧着大火的本能寺里。

“药研,你还在,真好。”他长长舒了一口气,由着药研擦去他一脸的泪。

“你没事吧?宗三。”药研真的是被刚刚的宗三吓了一跳,重新在他身边躺下,“离天亮还早,再睡一会吧。”

“我梦见本能寺的大火了。”宗三抱住少年,温热的触感那样的真实,“他们带走了我,却没有救你……”

“都过去了,”药研安抚似的拍拍宗三的背,毕竟那个时候他都已经被烧毁了,没办法再修复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别多想。”

“药研,你最后,和我说了什么?”宗三记不起来,那个时候,他其实已经看不清什么了。

“呵……”药研笑了,“让我想想。”

然后,粟田口吉光的杰作,药研藤四郎抬起头,在那把倾国之刀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我爱你。”






























第二天早上,长谷部一脸凝重的来叫人,拉开拉门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背对着昏暗的日光,他看到昨夜夜战重伤归来却因为审神者的原因等不到治疗的药研藤四郎碎成几段的本体,在旁边,还有一把碎裂的黑鞘打刀。

宗三左文字,早就在一个月之前碎刀了。而药研藤四郎,也在昨夜重伤碎刀。

“好好休息。”在合上拉门之前,长谷部轻轻说了一句,然后去向审神者汇报。那个女人无所谓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无所谓了,一把短刀而已。”



稍后可能会有歌小夜的。

评论(1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