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负能30天——第三天

膝丸有个哥哥,和膝丸一点都不像的,一母同胞的哥哥。

年幼的膝丸经常揪着哥哥的衣角一起上下学,哥哥有时候会在路边的小店买一个冰激凌,然后兄弟两个你一口我一口的分吃掉。

“阿尼甲,不是那边,应该往这边走。”膝丸拉着自家哥哥的衣服,指着另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那边不是回家的路啦。”

“啊呀,记错了吗?”稍微年长一些的孩子转向弟弟指的方向,“路丸的记性真好呀。”

“阿尼甲我叫膝丸啦!”年幼的孩子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然后被年长的孩子揉了揉薄绿色的短发,“是是,知道啦。”

再大一些,一个已经上了高中,一个还在初中,每天能一起走的路,也就是从家门到不远处的公交站台。等着哥哥上了公交之后,膝丸才会骑着车飞快的往学校赶。然后就是晚上,膝丸会在公交站台等着哥哥,然后再一起回家。

只是这一天,哥哥在站台等了很久在等到推着车,一路飞奔过来的膝丸。

早上分开的时候还是完好无损的膝丸,校服上面尽是灰尘,有些地方还能看出来鞋印的形状,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都破了皮。仔细看看,脖颈上还有一些奇怪的痕迹。自行车也被弄坏了。

“……先回家。”哥哥金色的眸子里面有火焰在燃烧,却还是忍住了怒气拉着弟弟往家里走。膝丸的手被哥哥抓的生疼,看着哥哥的背影却没敢出声。

“谁干的?”哥哥用沾了水的毛巾清理着伤口上的灰尘,一边用一种类似于陈述的语气问道。膝丸不会主动和别人逞凶斗狠,哥哥甚至很少见膝丸和别人有什么社交上的活动。

“没……嘶……”不想把哥哥扯进来的膝丸刚说了一个字就被哥哥在伤口上按了一下,被一群人围殴都没有掉一滴眼泪的膝丸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家笑眯眯的继续给自己清理伤口的哥哥,还是把人名都说了出来。

膝丸脖颈上奇怪的痕迹是被强行烙上的吻痕,哥哥越看越不顺眼,俯身埋在弟弟颈间,咬痕覆盖了吻痕。膝丸吃痛,却也没有推开哥哥,反倒是试探着环住了哥哥的身体。

“膝丸……”哥哥说了一句什么,膝丸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哥哥难得喊对了一次他的名字。

第二天放学的时候,哥哥第一次去到了膝丸的学校门口,之后发生的事情,膝丸记不太清楚了了,只记得,那天之后再没有会打膝丸的主意了。

大学毕业之后,膝丸并没有如他幼时所希望的那样进入公司或是别的什么地方,而是选择和哥哥一起搬回乡下。哥哥是小有名气的漫画家,膝丸则是作为哥哥的助手,整理哥哥画稿联系工作室等等。

“阿尼甲,不要把画稿乱丢啊。”膝丸一边整理客厅地板上散乱的画作,一边和房间里面的哥哥说着,“下午小狐丸会过来拿稿件,阿尼甲下午就不要出去了。”

只是下午今剑来之前,哥哥就背着画板说要出门采风,完全忘记了午饭前膝丸和他说的事情,更没有给膝丸开口让他别出门的机会。

“阿尼甲刚刚出去了,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膝丸对于客人来了哥哥却出门了这件事情有些尴尬。

“没关系。”小狐丸的表情有些奇怪,“反正每次来找你们的时候,你们两个就没有都在过。”

“这是这个月的稿件。”膝丸把一个牛皮纸包递给今剑,“下个月我会尽量让阿尼甲快点完成的。”

“啊,这个不着急的。”小狐丸收好稿件,看着膝丸犹犹豫豫的问了一句,“你打算这样子过一辈子吗?”

“阿尼甲需要我照顾啊。这样也挺好的。”膝丸笑道。

小狐丸犹豫了半天,还是把即将出口的话吞了回去,起身告辞了。

离开兄弟二人的小院没几步,小狐丸就听到后面膝丸的声音。

“阿尼甲,你回来了。”

“是呀,找到了不错的素材呢,风景丸。”

“阿尼甲我叫膝丸啊!”

他回过头,小院里面只有一位薄绿色短发的身影。

膝丸的确有个哥哥,髭切。

只是髭切,在膝丸初中的时候,就因为一场打斗去世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