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负能30天——第一天

现在关掉还来得及








呐,你知道吗?吊死的人很难看的。

少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环出神,这个地方,之前有过什么呢?是风扇?还是吊灯?又是什么时候拆掉的呢?

门外的争吵还在继续,男人低沉的声音和女人尖锐的声音混杂在一起,隔着一层门板模模糊糊的听不清究竟在说些什么。少女翻了个身,把脸埋在被子里面,就算听不清,也能猜出来,他们究竟是在吵些什么。

有什么好吵的呢?不是有很快很方便的解决办法吗?只要那个麻烦不在了,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一天水米未进的胃开始抽搐,少女蜷缩了起来,她用牙齿磨了磨被角,叹了口气,又将自己摊平,看着天花板的吊环出神。

争吵声渐渐小了下去,然后是“噔噔”的上楼梯的声音,再然后,是房门被拍响的声音,敲门的人仿佛是要把门拍出来一个洞一样,“死丫头!躲在房间里面作死呢!快滚出来吃饭!”

女人尖锐的声音让少女的表情由空茫变成了面无表情。她从床上下来,向门口走去,眼前像是被蒙上了黑布一样,看不见东西,只能凭着感觉走。

少女从地上站起来,也没管身上是不是沾了灰尘,继续向门口走。仿佛刚刚因为眩晕而摔倒的人不是她一样。

房间外面的灯有些刺眼,少女不适的眯起了眼睛。拍门的女人已经下楼了,少女扶着门框站了一会儿,直到眩晕感褪去之后才慢慢的从楼梯上下去了。

男人和女人都已经在吃了,少女走过去,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用筷子慢慢搅着自己碗里面的粥。抽搐的胃在闻到食物的香味的时候变成了抽疼,少女的手停顿了一下,还是端起碗抿了一口,然后拼命压下反胃的感觉。

“明天你就回去。”男人的语气不容反驳,女人虽然还是一副怒容,却也没有说出什么反对的话来,显然刚才的争吵中两个人已经打成了一致。

“……我不想回去。”少女放下碗,依旧用筷子搅着粥,小声的反驳道。

“啪!”男人手中的筷子摔在少女的头上,断成两截的筷子有半支掉在少女的碗中,另外三个半支则是落在了地上。“你不回去上学,难道要学人家出去打工吗?就你这样的,没两天就被人卖进山沟里面去了!”

“那也比回去上学好……”少女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依旧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碗,头顶被砸到的地方生疼,少女有些晕,但没有表现出来,甚至都没有伸手揉一下被砸到的地方。

男人高声说教着,女人也时不时插两句。少女低着头,一言不发。

“跟你说话呢!你又想什么呢!”女人见少女没反应,又拔高了声音。

少女抬起头,神色很是平静,眼里的泪死撑着没有流出来。“没想什么……”

“明天你给我老老实实回学校去,跟别人搞好关系,别天天说什么不想上学了!”男人一锤定音。少女咬着嘴唇,满心的抗拒,却也还是点了点头,说了句,“我先上楼了。”

抿了一口的粥放在桌面上,碗里还有半支断掉的筷子。

少女把自己砸进被子里面,忍了许久的泪打湿了被子,哭着哭着却突然笑了起来。被子阻断了一切声音。

又哭又笑的少女呛咳了起来,搞好关系……真是好笑啊……

凳子摆放整齐,绳子穿过吊环,垂下的部分打上结,头伸进绳子里面,踢开凳子。

从半开的房间门透过的一丝亮光照射在翻倒在地板上的椅子上面。

呐,吊死的人,真的很难看哦!

 

就少女其实是受到校园欺凌的。

怎么说呢,少女的原型带了一点我的影子,只不过我和少女选择了不同的解脱方式。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