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烟(龟甲一期)

吸烟有害健康,吸二手烟同样有害健康。
剧情需要,请勿模仿。
文中有关于历史部分时间应该是对的,其他的是我的虚构(理科生历史苦手)请勿较真QAQ

一期一振查完弟弟们的房间回到自己的部屋的时候,正看到龟甲贞宗举起打火机点燃了他口中的卷烟。
“你又在抽烟了,龟甲桑。”一期一振推开朝向庭院的窗户,让烟味可以散出去。一期不是很喜欢这种有些刺激的味道,龟甲偶尔会抽一些,在心烦意乱的时候。“今天远征的时候遇上什么事情了吗?”
“并没有什么。”龟甲将燃了一半的烟按灭在烟灰缸里面。玻璃质地的烟灰缸是审神者的赠礼,好吧,本丸会吸烟的付丧神几乎是人手一个的,连样式都是一模一样的,感觉就像是小姑娘批发的一样。嘛,毕竟她看到有付丧神吸烟的时候都是躲着走的。
“那就好。”一期一振显然看出了龟甲贞宗并没有说实话,他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提起了另外一件事,“可以拜托你家物吉君不要把后藤带到其他的地方吗?”刚刚去查看弟弟们有没有踢被子的一期发现自己的弟弟少了两个个,想也知道后藤藤四郎和乱藤四郎会在哪里过夜了。
“嘛,他们也不是小孩子了,一期你也不要看的这么紧啊。”龟甲把走到自己身边的一期一振拉进怀里,交换了一个带着烟草气息的吻,“稍微把注意力分给我一些……啊~”后面那一声显然是被一期揍了一下。要知道突然把人拉下来,膝盖磕到地板还是很疼的。
“龟甲桑,还请你矜持一点。”一期一振不喜欢大庭广众之下太过于亲热,即使这个房间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不过显然方才他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关上门。而这个时候除了短刀们之外,大部分的刀剑付丧神还在外面走动。虽说这个时候也并没有什么人路过就是了。
“不愧是一期啊。”龟甲贞宗一脸的愉悦,不知道是在说一期的矜持还是在说他打的那一下。可能两者都有,更大的可能是只有后者。
一期一振没理他,深知枕边人本性的太刀付丧神认为这种时候还是什么都不要说的好,总之按照经验来应该没什么问题的。从两人交叠的姿势恢复站姿,一期去柜子那里拿出被褥开始整理床铺。只是当他偶尔回过头的时候,发现龟甲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点燃了一支烟,夹在手指中间静静的看着。
打刀的付丧神在沉寂下来的时候,让一期想起来他们初见的时候。很久远的事情了,久远到那个时候,第一次见到的龟甲还是一个斯文秀气的青年。
那个时候,龟甲贞宗再一次回到德川家。一期一振站在剑阁的回廊下看着进进出出的,并看不到他们的存在的人类。再刃之后,一期一振就不再作为实战刀出战了,德川家用来收藏刀剑的院子就是一期一振常年徘徊的地方。时间久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就变得十分熟悉,熟悉到连四季轮回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只是今天,这里似乎迎来了一位新的客人。
伴随着当年第一朵樱花而来的付丧神,身着素白的狩衣,粉色的长发束在脑后,远远的看见一期,微微点了点头,便随着捧着他本体的那些人去了剑阁中的一个房间。在踏上回廊之前,还特意拍去了落在身上的樱花花瓣。
很是斯文秀气的一个人呢。一期一振心里想着。
这些年陆陆续续有新的刀剑来到这里,有些产生了付丧神,有些没有。青年的到来并没有改变什么,最多是这里的付丧神又多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又多了一个罢了。
那个时候一期喜欢在夜晚降临的时候吸烟,灵力幻化的细长红色烟管,持在细长的手指间。似乎有谁说过这个样子的一期很漂亮,时间太久远了,已经是记不清了。
一期依稀记得,那个时候,龟甲看到自己吸烟的样子,总是会微微的皱起眉。可能龟甲自己都没有发现。灵力幻化出来的东西,只是空有其型而已,看似有烟雾盘桓而上,只是一丝味道也无。
那个时候的龟甲矜持有礼,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坐在回廊下不知道在看些什么。短刀产生的付丧神会缠着他讲一些外面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见他厌烦过,反而会满足短刀们的好奇心,十分的有耐心。
在之后,在之后的事情一期就记不太清楚了。他们大概是相处了一段时间,应该是很开心的一段日子。在记忆被时光冲刷的模糊不清之后,那种愉悦的心情还是被完整的保留了下来。
然后……
文久三年正月二十九日,一期一振离开尾张德川家。
再然后,再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了。
当初那个身着白色狩衣,人淡如菊的青年,是怎么样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一期没有问过这件事。也许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也许是在他们分别的数百年里发生了别的事情。时间是可以改变很多东西的。
“一期在想什么?”一期回过神的时候,被一个充满淡淡烟草气息的怀抱压倒在柔软的被褥上面,怀抱的主人用一种十分委屈也十分假的语气在他耳边说道,“我喊了你好多次啊。”
“没什么。”主人新买的烟草的气味似乎还不错,这样想着的一期推了推他,试图把自己从被褥和龟甲之间拯救出去,“该去洗漱了龟甲桑。烟不要拿到这里来,烧到被褥就很危险了。”
“不会的。主人新买回来的烟草似乎和以前的很不一样了。一期你要试一试吗?”龟甲贞宗这样说着,却没有把烟递给一期的意思,反而自己吸了一口,然后直接吻上了一期的唇,将带着薄荷气息的烟直接渡到了一期口中。

车什么明天再说吧……麻麻刷杯子用了白酒,涮了好几天还是一股酒味,喝了一杯水整个人都有点晕乎乎的,这一章基本就是胡言乱语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