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龟甲一期车(重发)

中秋节的时候,审神者给整个本丸放了假,自己跑去现世玩去了。小姑娘走之前对着在她面前大发狗粮的两个为老不尊的刀咬牙切齿的道,“秀恩爱分得快啊,爷爷!”可怜年龄过了二十还是单身的小姑娘天天对着本丸里的一对对情侣,光是吃狗粮就胖了好几斤。

彼时三日月一边给小狐丸顺着毛,一边对着小姑娘“哈哈哈”的笑着,道他家主公要是能找到一个男朋友,他们这边就十里红妆给她送嫁。小姑娘险些没把手里的报告书砸在那轮月亮的脸上。

恼羞成怒的审神者小姑娘把公务一丢就跑了,收拾完东西准备走之前还回来特意叮嘱让他们这群为老不尊的付丧神们都悠着点,她可不想第二天回来连个出阵远征的队伍都凑不齐。

为老不尊的其中之一半分的不好意思都没有,挥了挥手让她好好玩,如果能顺便交个男朋友就更好了。

很好,这对话进行不下去了。小狐丸看着小姑娘的脸色,估计不是顾虑到修刀的材料费,她手里的那个背包肯定已经是砸在了三日月脸上了。

审神者不在,本丸瞬间就放松了好多。平常一群大男人顾虑到审神者是个小姑娘,行事多多少少有些收敛,这下小姑娘不在家,虽说临走前叮嘱过三日月宗近,可这个老爷子转头就把审神者的话忘在了脑后,端着酒碟看着餐厅里的付丧神在那里闹。

一期一振是被龟甲贞宗半扶半抱弄回房间的,方才的宴会上,他可没少被灌酒。因为一众短刀早就被赶回去睡觉了,次郎他们搬出来的可都是烈酒。一期的酒量虽然不是和泉守那种的一杯倒,可龟甲在一旁看着他喝的少说也有大半酒坛了。

龟甲自己的酒量倒是不错,也有可能是之前那次次郎联合鹤丸国永把龟甲灌醉之后闹出来的事情教训惨痛,让这次灌酒的那几位都没敢灌他太多。

龟甲把人带回部屋的时候,一期已经枕着他的肩睡了过去,龟甲唤了两声,没叫醒他。粉色短发的打刀看着一期一振毫无防备的睡颜,唇角浮现了一抹愉悦的笑。 

上车刷卡在:这里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