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2333号本丸育儿手册番外一试阅读

已经决定要开定制了呢,特典暂定为三章车,后续还会加别的,成书定价在80左右,想要的小天使们加个群呗,群号码165537426

得知巴形薙刀要限时锻造的时候,雪见正戴着口水巾由小夜左文字一勺一勺的喂着蛋羹。只刚三岁的小丫头并没有听懂长谷部说的是个什么意思,早就已经不想乖乖坐着的小姑娘看着长谷部手中公文上的照片,冲着长谷部甜甜一笑,“长谷部尼桑~抱~”
“不想吃了吗……”小夜看了一眼还剩下小半碗的蛋羹,歌仙说要让姬殿吃完的,但是……只是点心而已,不吃完也是可以的吧……看着小孩执着的伸着手要长谷部抱抱,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碗放在了一边,给小孩擦了擦嘴边的残渍,取下口水巾。
长谷部抱起迫不及待的小孩,接受了她带着奶香和蛋香的脸颊吻,“姬殿想要这把刀吗?”虽然公文上说了这把刀能锻到的概率并不高,但是只要姬殿想要,就算是赌上全部的资源也一定给姬殿带回来!
“雪见不认识他!”小孩奶声奶气的说着,也是,一把新实装的刀而已,对于从来没有见过他,也不明白什么是付丧神什么是审神者的小孩子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而已,谈不上什么想要或者不想要,“长谷部尼桑认识他吗?他手里的那个和岩融尼桑的好像呀?是岩融尼桑的尼桑吗?”
“我并不认识他,他应该也不是岩融的兄长。”长谷部抱着小孩向外走去,“姬殿会觉得熟悉,是因为他和岩融都是薙刀吧。”
“薙刀是什么呀?长谷部尼桑也是吗?”小孩子哪里懂什么薙刀啊打刀啊之类的区别,就算是你把日本号他们的本体和岩融的本体放在一起,她也只会说像而已。
“并不是啊,姬殿,我是打刀呢,岩融是薙刀。”长谷部单手托着她,另一只手揉了揉小孩柔软的头发。长谷部并没有因为雪见记错他的刀种而生气,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呢,“那姬殿想要这把刀吗?”
“他也是雪见的尼桑吗?”小孩不自觉的把手指放进嘴里,却立刻就被长谷部拿了出来,“不可以咬手指啊,姬殿。他也的确算是姬殿的尼桑呢。”
“那雪见想要这个尼桑!”能多一个陪她玩,雪见会反对才怪呢。
“这样啊,”长谷部本来是想直接抱着雪见去锻刀房的,他想了想,还是先去了贞宗派的部屋,“我们先去找物吉贞宗吧。”有这把幸运之刀在,他们能锻到新刀的可能性应该会大一点吧。
“为什么呀?长谷部尼桑找不到这个尼桑吗?”雪见歪了歪头,“物吉尼桑可以找到他吗?为什么呀长谷部尼桑?告诉我嘛~”
“姬殿想不想快一点见到这个哥哥?”长谷部不知道该怎么和雪见解释要带着物吉贞宗一起,不过小孩子的注意力总是很容易转移的,“带着物吉可以快一点见到他啊。”
“那我们快点去找物吉尼桑吧!”小孩在长谷部怀里扭了扭,挣扎着要下来自己走,长谷部怕自己抱不住摔了她,只能把她放下来,看着小孩在前面“哒哒”的跑着,“姬殿不要跑太快啊,小心摔倒!”
有了物吉贞宗的加成,不过锻了十几次,本丸就迎来了这个新实装的刀剑男士。
“薙刀,巴形。没有铭和传说,没有故事的巴形的集合体,这就是我。”冰色渐变发色的刀剑男士扶了一下鼻梁上的单片眼镜,声音并不像本丸的其他的付丧神那样温和。她环视了一圈,锻刀房里除了刀匠就只剩下三个人,其中两个和他的气息一样,应该都是付丧神,那么剩下的那一个……他蹲下来,看着那个躲在长谷部身后有些怯怯的女孩子,“你……就是我的主君吗?”
小孩不适应这种严肃的气氛,躲在长谷部腿后探出半个脑袋,听到巴形口中陌生的词语,问道,“主君……是什么啊?”
“是我所侍奉的人。”巴形显然也看出来了从这个小孩口中问不出什么来,目光投向长谷部和物吉。
“姬殿的情况比较特殊,稍后我会向你说明的。”长谷部拍了拍雪见的头发,示意她不要害怕,“姬殿,我先带他去参观本丸,你可以先和物吉一起玩一会儿吗?”
“嗯,物吉哥哥,我们去玩吧。”如果换一把刀,雪见可能就要闹着一起去参观本丸里,但显然巴形的气场镇住了小孩,就像是在歌仙面前一样,乖乖的按照长谷部说的做了。
长谷部这个时候还在庆幸本丸终于又有一把刀能够管住跟着鹤丸时间多了有些想上天的熊孩子,可是过了没几天,长谷部就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带着姬殿把这把刀锻出来啊,本来姬殿身边就已经围了一大群付丧神了,可是这个新来的家伙只要待在本丸里,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雪见可以看得到的地方!姬殿现在明显不怕他了!还明显更加喜欢这个事事都依着她的付丧神了!
忍无可忍的长谷部还是在某一日雪见午睡之后,把巴形约到了手合场。对于这种可以预见后面发展的行为,旁观的某三条大佬表示:年轻人还真的是有活力呢!
“你这家伙究竟对姬殿有什么企图啊!”长谷部的情绪十分的暴躁,如果不是确定巴形没有伤害雪见的意思,长谷部早就避着雪见把人揍一顿了,左右他们之间等级可是差了不止一点!
“企图?你是指什么?”巴形语气淡淡的,不是对着小姬殿的话,这把刀总是会收起他仅存的那些温和,“如果有什么话,还请快些说了吧,姬殿过不多久就该醒了。”
“你自显现之后就一直都待在姬殿身边不是吗!”巴形的语气虽然沉静,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不亚于是火上浇油,长谷部的火气一下子就被点燃了,这才几天啊!他们家姬殿的作息就被摸得一清二楚了!“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如果你对姬殿做了什么的话,我绝对、绝对会压切了你的!”
“原来如此。”巴形了然的点点头,“是因为对不知底细的刀剑待在主人身边而感到不满吗?”这点无可厚非,换了巴形自己也会感到担忧或者是不满。不过了解归了解,巴形可没有一丝一毫改变一下自己行为的意思。
“是啊,既然知道,就和姬殿保持一下距离!”长谷部皱着眉,“我现在可还没有办法信任你!”
“长谷部,”巴形挑了一下眉,把有些歪斜的单片眼镜扶正,这把显现不过数天的高大薙刀勾着唇,“对于没有过去的我来说,我除了现在的主人之外一无所有。而你却是不一样的吧,两相比较,更不值得信任的人可不是我,而是你才对吧!”
“所以呢!”长谷部努力压下火气,不能生气不能生气,这是同伴,不可以压切了!压切了他的话,姬殿会不高兴的!啊,果然还是应该压切了他吧!
“把姬殿让给我。”巴形话音未落,长谷部的火气还没来得及爆发,一旁偷偷围观的刀先不干了,“不行!”
“诶?龟甲……贞宗?”想发火却被打断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付丧神更是让长谷部头疼了起来,他想了想,道,“龟甲君,你今天不是应该负责打扫本丸的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怕不是又逃了内番吧……龟甲虽然不是次次都会逃内番,但还是有过前科的。
“我是来打扫手合场的。”龟甲贞宗举起手中的扫把,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然后转向巴形,“姬殿是大家的,让给你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的!”他也很想独占小姬殿的!但明显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说别的,光是那群日常喝茶看戏哈哈哈的老人家就不是好相与的啊!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回去了,姬殿过不久就该醒过来了。”巴形没有对龟甲贞宗的话发表意见,只是向着两个付丧神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有这个争论的时间,还不如去守着小姬殿呢!比起粗鲁的静型薙刀还有为战场而生的打刀,明显是他更加适合侍奉在姬殿身边啊!
啊啊啊,果然还是应该压切了他吧!
长谷部对着巴形离去的背影运气,一旁的龟甲贞宗则是发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反正小姬殿不在这里,不担心被她学去,自然是想怎么笑就怎么笑了!
哦,对了,这把总是试图教坏姬殿的粉色头发的打刀也在应该被压切的范围内啊!长谷部面无表情的看了龟甲一眼,也离开了。他还是赶快去写公文报告吧,然后赶在姬殿睡醒之前待在她身边,总不能一直都让巴形占先吧!
啊,果然还是把他压切了比较好呢!顺便连那个问姬殿要不要锻刀的自己也一起压切掉好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