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兼堀的场合

前篇请走:药宗歌小夜石青数珠雪粟田口烛俱利审神者的结局

好久没写过虐梗了,基本上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了QAQ

 

和泉守兼定又梦到了那一天,那混乱的一天。也是他印象深刻的一天,深刻程度不下于土方先生死的那一天。

堀川国広拉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自己,几乎可以说是匆忙的把自己塞进了壁橱里面。和泉守不记得自己当时是什么反应,唯一有印象的是堀川那双亮的耀眼的眸子。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蓝色眼睛里闪烁了他不明白的光。

“兼先生千万不可以出来,也不可以发出声音。”和泉守兼定听见堀川在自己耳边用和平常一样的语气道,“很快就好了,很快就能结束了。”

“国広,发生了……”问题还没有问出来,红鞘华丽的打刀就被脇差捂住了嘴,“嘘,不可以说话啊,兼先生。”脇差眨了眨眼,笑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兼先生都不可以出来啊。要是兼先生能做到的话,下次我带你去那家点心屋买你最喜欢的点心。”

堀川松开手,退出了壁橱,将拉门小心的严丝合缝的关上。然后,他披上和泉守的羽织,正坐在房间的中央,对着那些破门而入的人道,“我是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兼定再没见过堀川国広,他像是知道堀川国広去了哪里,又好像不知道。唯一可以确认的是,长发的打刀再也没笑过,也再也没有吃过点心。最后,连显形也不乐意了。就这样,放纵着自己沉睡。

再被唤醒的时候,就是在所谓的本丸里了。面前站着的,是那把许久不见了的脇差。

“国广…?那家伙啊,擅自自称是我的助手…不,好像确实被他帮过吧?”和泉守在最初解释和堀川国広的关系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

是沉睡的太久了忘记了幕末时候发生的事情了吗?

怎么会呢?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就像是镌刻在和泉守的脑海里一样,每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都会一遍又一遍的回放。

是他害的堀川沉海……不是因为他的话,堀川最后大概会在哪里展览吧?隔着玻璃柜,被人小心的珍藏着,被人们所赞叹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沉在了海底,再也找不回来了。

他清楚的记得堀川国広。不是和别人说的时候遗忘了一样的不确定,他记得清清楚楚,一刻也不曾忘却。

他看到那些人,不知道究竟是些什么人,站在船上,往海里抛掷了一把脇差。他清楚的知道,那把脇差一尺九寸五分,刀刃锋利,曾经还斩断过艺伎的长发,刀身上还有大黑天的印记。

他知道那是谁,他也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可是他伸出手,却什么也没有碰到;他大声呼喊,却没有人能听到他的声音。

“兼桑?你又做噩梦了?”堀川的声音将和泉守从沉海的噩梦中唤醒。

睁开眼睛,短发的脇差一脸担心的看着他。和泉守把人拉到自己怀里,用力确认了怀里的人确实还好好的待在他身边,“堀川……我会保护你的……”他低声说了一句,像是梦呓,像是誓言。

“好。”堀川没当和泉守是在发誓,只当他是做了噩梦没有安全感,单就炼度而言,和泉守离能保护堀川,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如果……如果审神者没有改变的话……和泉守的确可以平平静静的成长到可以保护堀川的地步。如果没有那些事情的话……

共事不久的同伴因为各种理由沉睡或者是碎刀,和泉守兼定本来还算平静的心彻底的乱了。他担心,下一把出事的刀会是堀川国広,就像很多年前那样,堀川会再一次因为他而离开。

这种担心,在大和守安定碎刀之后达到了顶峰。

审神者将资源更多的投入到了锻刀炉中,期望能获得一把三日月宗近或者是小狐丸。在此同时,她也并没有放弃前往墨俁和阿津贺志山两处搜寻这两把刀的踪迹。

过多的资源消耗,让审神者对于刀装和修刀变得吝啬起来,在出阵阿津贺志山之前,和泉守兼定的刀装就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全都消耗掉了。

堀川国広在出阵之前,把自己仅剩的刀装给了和泉守兼定。但事实上,更需要刀装的是这把脇差啊。

“我会保护你的。”和泉守揉了揉脇差的头发,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把刀装放了回去。

该碎刀的是我啊。堀川握着和泉守的羽织跪在地上,清光站在他身后沉默的看着他。

“堀川,回去了。”清光的声音如同被砂纸打磨过的一样,粗粝沙哑。安定碎刀的时候清光也受了伤,嗓子就是那个时候坏掉的。

在这里,留下来才是一种煎熬。清光知道堀川现在的感受,他失去大和守安定的时候,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杀了审神者。但是唯一一个这么做的乱藤四郎的结局,给所有的刀提了一个醒,那个看似柔弱的审神者,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各种意义上。

清光不希望堀川一时冲动,即使这把脇差最擅长的是暗杀。新选组到现在,就剩下他们两个了。长曾祢虎徹在蜂须贺虎徹碎刀不久之后就被审神者抽去了灵力永久沉睡。就算要复仇,也不是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

“我啊,是个不称职的助手……”堀川国広握着和泉守的羽织站起来,他不但没有哭,反而笑着,“不仅没能照顾好兼桑,最后还被兼桑照顾了。”

“清光,我们已经被逼的无路可走了……”

“不要做傻事啊,堀川,”山伏国広拍了拍自己兄弟的肩,对着地上的那把太刀视而不见,不仅是他,其他的同伴也都当地上的刀不存在,“回去吧,会有办法的。”

有办法吗?

堀川不知道,但是无论有什么办法,和泉守兼定回不来了,这一事实是不会有所改变的。审神者不清楚,他们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