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没有毛利没有小龙的我已经是快疯了,资源仅够修刀……我连文都不想更了,所以还是写段子好了。

这要怎么写……我内心深处是拒绝的………

限锻373发坠机,资源见底,无心更文。320出了14次,每次都不是小龙……
毛利没挖到,限锻再不出货我真的是要炸了QAQ

祸害遗千年

#我流现pero#
#严重ooc#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
#写到一半发现圆不回来,但还是坚强的圆回来了#
#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请撤离,如果可以战斗人员也请撤离#
@今天也是备胎的渲颜酱 安利了这对cp,但不知道为啥写成这个鬼样子。
严重文不对题。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龟甲贞宗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一期一振也不是。不过比起龟甲,一期还是要好上那么一些的。“王子殿下总是有那么一些慈悲的地方。”龟甲曾经这么说过。
在外人看来,一期一振和龟甲看上去很是相似,都是那么的彬彬有礼。但只有他们自己和他们亲近的人才会知道,他们温和有礼的外表之下究竟掩藏着什么。如果说一期只不过是伪装了自己的漠然与残酷,那么龟甲就只能用物吉贞宗的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一个变态!”就算是用“不择手段”都不足以形容龟甲贞宗的恶劣。
一期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药研藤四郎的诊所里看到半死不活的龟甲了。区别在于他受的伤是一个月能养好还是两个月能养好。
“所以这次又是什么原因?”抢救室的外面,一期问送他过来的太鼓钟贞宗和物吉贞宗。
“是任务,龟甲哥哥被任务目标反扑了。”物吉在自己胸口紧挨着心脏的地方比划了一下,“中了一枪。”当然,打伤龟甲的那个人本来就只剩下一口气了,一击不中也没那个机会打第二下了。
“我是说,他又出什么幺蛾子了。”一期一振敢拿自己的家主之位打赌,龟甲这次绝对又没有老老实实的做任务,不然以他的警惕性,不会躲不过这一枪的。
“额,这个,一期君还是当面问哥哥的比较好。”太鼓钟贞宗抽了抽嘴角,还是决定给自家哥哥留些脸面,虽然这种东西早就已经被龟甲给丢光了。如果只是一些普通的幺蛾子的话,太鼓钟也就说了,可是……算了还是等龟甲醒了自己去向一期解释好了,能拖多久拖多久吧。
色诱任务目标这种事情……真难为已经算是有家室的龟甲贞宗做的出来!
这些都只不过是日常生活的小插曲而已,药研精湛的医术也足以让龟甲贞宗重新活蹦乱跳起来,而深知龟甲性子的一期也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和龟甲吵一架或者怎样。两个人有足够的默契,即使他们从来不曾开口说爱。
但是啊……怎么说呢,做龟甲和一期这一行的,再谨慎也会有中招的时候。龟甲和一期,包括粟田口和贞宗家的其他人,遇到各种人造意外的机会不说有多频繁,但每个月总会有那么一两次,有时候是对家,有时候是报复,原因什么的,并不是那么的重要。
重要的是,那一次,一期没有躲过去……
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除了一期和龟甲,以及给一期抢救的药研藤四郎之外的就没有人知道了。救人无数的药研藤四郎终究没有救回来自己哥哥的命。而从记事起就没有松开过自己的枪的龟甲贞宗,将那把陪伴了他半生的武器丢进了海里。
他本来想让自己的半身封入一期的骨灰盒中陪着他,但是药研藤四郎冷笑着,将手里的手术刀戳进了龟甲的左手。药研没有说什么,但是龟甲已经了解了他的意思,但是,在物吉和太鼓钟还都无法独当一面的时候,龟甲不能自己去陪着一期。取代了那把沉海的武器的是以龟甲自己名字命名的打刀。
龟甲贞宗的性子从来都没有收敛过,在一期死后更甚。药研藤四郎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每一次都能把龟甲从死神手里拉回来。烦不甚烦的粟田口家二把手在龟甲清醒之后,拎着他的领子,恶狠狠的警告了这个半死不活的贞宗家当家,你必须好好的活着,想那么早去见一期,也要看他的手术刀答不答应。
龟甲贞宗必须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在悔恨中度过。
药研答应了一期保守这个秘密,但绝对不代表他能原谅龟甲贞宗,哪怕他清楚的知道,龟甲真的只是误伤。粟田口和贞宗的关系还有物吉和后藤去维护,就算是粟田口二把手和贞宗家当家闹翻了也无所谓。只要不影响两家的关系,不得不回来接手家主位置的鬼丸是不管的。
药研藤四郎是不允许龟甲去见一期的,哪怕那只是一块冰冷的墓碑。但是对于每次扫墓都会见到的一捧白色菊花,还是默许了花束的存在。
龟甲去看一期总是在夜里,靠着一期的墓碑好歹还能合一下眼,龟甲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总是整夜整夜的失眠。这又能怪谁?
导致一期死亡的那颗子弹,确实是从龟甲的手枪了射出来的。
药研废了龟甲拿枪的左手,龟甲将从小握到大的手枪沉海,即使可以用右手也再不拿枪,也换不回一期的命不是吗?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一期你怎么就不能长命呢?”龟甲靠在一期的墓碑上,轻轻的笑着,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有些瘆人,“一期,我喜欢你啊。”这一句话,却是一期从来都不曾听过的。当然,这一句话的回答,也是龟甲贞宗永远都听不到的。
药研藤四郎和物吉贞宗站在不远处,看了他半晌,转身走了。
是啊,为什么不能长命呢……
龟甲贞宗在一期死后的第二年,因为伤重不治死亡。药研藤四郎终究只是个凡人,他救不了一期一振,也救不了萌生死意的龟甲贞宗。
曾经温文尔雅被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称为王子殿下的两个人,曾经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令人闻风丧胆的两个当家人,在二十多岁风华正茂的年纪变成了两块并立的墓碑。也算是圆了他们一直以来的那个不切实际的幻想,两人在一个不被打扰到地方,安静的待在一起。

2333号本丸育儿手册(80)

数珠丸恒次所在的远征部队是被紧急叫回来的。鹤丸虽然说了暂时不让数珠丸去见雪见,但是远征部队里不只有数珠丸恒次,还有江雪左文字和太郎太刀。
在场的同田贯正国刚说完雪见出事了,两把太刀一把大太就以堪比极短的机动值冲向了雪见的房间,完全没有给同田贯拦住数珠丸恒次的机会。
小乌丸的位置是背对着拉门的,也就是说,在小乌丸强行让雪见面对着自己的时候,拉门处的一切,也在少女的视线范围之内。数珠丸恒次拉开门的时候,小乌丸根本来不及捂住雪见的眼睛,或者是将她的头按在自己怀里。他敢刺激雪见,诱导她说出都看见了什么,却是不敢让雪见看见数珠丸恒次。
因为谁也不知道,雪见再一次看到在她面前斩杀了审神者的付丧神会出现什么情况。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个数珠丸恒次并不是同一个。
果然……雪见在看见数珠丸恒次的时候就愣住了,下一秒就尖叫了出来。
“姬殿。”三日月宗近用衣袖挡住了雪见的视线,将小孩抱回到自己怀里,一手用袖子把小孩的头盖了起来,一手拍着她的背哄着,“姬殿别怕,没事了,别怕。”门外的笑面青江把同刀派的兄长拉到一边,让江雪、太郎和石切丸进去。
小乌丸叹了口气,看着在三日月怀里颤抖的雪见,狠不下心再去刺激她一次了。少年付丧神站起来,在三日月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让她哭出来。”药研藤四郎听到了那句话,转念想想,哭出来也好,哭一场,哭累了再睡一觉也就没事了。只是,要怎么才能让她哭出来?
让一个人快速哭出来药研倒是有很多种办法,流眼泪而已,去厨房拿一个洋葱或者青椒就可以了。但是这种哭法,显然对于雪见现在的状况一点帮助都没有。
鹤丸国永换了衣服急匆匆的过来,身后还跟着也是远征了一半时间就被紧急叫回来的歌仙兼定、山伏国広还有小夜左文字。长谷部在鹤丸回来的前一刻去了演练场,不然本丸现在的情况还可能更乱一些,虽然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
鹤丸被留在外间和付丧神们说明事情的所有经过,山伏国広去看了雪见,两把佛刀两把御神刀对这件事情束手无策,要是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能处理一下,只是受惊过度真的不在他们的业务范围之内。这种事情还是要雪见自己想通走出来,但要是雪见自己想不开他们也没办法。
帮不上忙的佛刀御神刀被小乌丸赶了出来,不只是他们,连带着药研他们和小乌丸自己都出来了,只留三日月宗近和雪见在内室。
“三日月殿能做到吗?”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虽然说老爷子在大事上还是十分靠得住的,只是雪见的情况他们都是第一次遇上,三日月宗近能不能把小孩给安抚下来多少心里又有点没底。
“有点奇怪啊。”笑面青江手指绕着马尾的一缕发丝,金色的眼眸扫过在场的所有付丧神,“上一次姬殿灵力紊乱的事情还记得吗?这一次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按道理,姬殿那个样子,灵力早就该暴走了才对啊。”
“姬殿的灵力并没有暴走的迹象。”就算不是御神刀,和自己审神者有灵力维系的付丧神也能轻易的感知到审神者的灵力是否平稳,数珠丸恒次感受了一会儿,又继续道,“与其说姬殿的灵力平稳,倒不如说被什么给压制住了。”
“鹤丸殿,在那里还发生了别的事情吗?”清光不是很懂数珠丸和青江说的那些,但是直觉告诉他这好像并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压制,就算是别的东西,在本该暴走的时候强行压下去,反弹只会更大啊。
“并没有了。”鹤丸国永想了半天,也没回忆起来什么,“也许压制了灵力的是姬殿自己呢?”毕竟那个审神者外放的灵力也不小,雪见因为害怕而拼命压制灵力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这原因,也未免……鹤丸想到这里,忍不住看了一眼数珠丸恒次。佛刀倒是没有什么反应,除了因为担心雪见,转动佛珠的速度快了不止一倍。
“但愿吧……”青江明显还有话没有说出来,如果鹤丸猜的正确的话,雪见现在是无意识的压制住了自己的灵力,但是之后呢?一旦小孩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原本就会暴走的灵力经过压制,只会爆发的更加厉害。如果说和上一次那种并不影响行动的一样还好,要是他们因此回归了本体的话,谁去照顾雪见?
“青江,你是不是看出来什么了?”石切丸问他,青江的直觉一向很准,也许这一次他也看到了一些他们看不出来的东西。
“没有啊。”青江笑了笑,他也只是猜测,按道理审神者灵力爆发的再厉害,也没有过付丧神因此回归本体的先例,不过那几个审神者……最后都因为爆发的太厉害,变成了没有灵力的普通人……现在想这些似乎是有些早了,三日月能不能安抚住雪见还是个未知数。
“你在担心什么?”石切丸看出来了青江的忧虑,“姬殿会没事的。”他以为青江只是在担心雪见一直处于惊吓过度的状态。青江见他误会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最坏的结果,事情还远不到那个地步呢。
不过,三日月这一次好像真的遇上棘手的情况了呢。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去演练场的队伍都回来了,三日月也没能让雪见顺利的哭出来。
长谷部一回来就直接被小乌丸指挥着蜻蛉切还有同田贯他们给拖到了近侍房,没有冷静下来之前是绝对不能放任他冲进去的,这样做只会雪上加霜的。
倒是山姥切国広和大俱利伽罗听完了事情的经过,对视了一眼。两把打刀同时站起来拉开拉门。其他付丧神倒是没有阻止他们两个,虽然说两把打刀看上去不是那么容易相处,确实可靠的很。现在三日月是没什么办法了,他们两个要是真的能安抚住雪见就好了。
山姥切国広把雪见从三日月怀里抱过来,大俱利伽罗则是拿起之前药研拿过来的安神冲剂重新泡了一杯药水备着。三日月倒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这两个付丧神可是比他会哄孩子。往常雪见因为听了鬼故事晚上吓的睡不着的时候,可都是去找他们两个其中的一个。
被三日月哄了半天还在颤抖的小孩被山姥切抱着拍着背倒是慢慢平静了下来,在雪见稍微平静下来之后,大俱利伽罗伸手揉了揉雪见的头发,低低的说了一句,“我陪着你。”
雪见抬起头看了一眼大俱利伽罗,又看了一眼山姥切国広,然后揪着山姥切的披风一下子哭了出来,“山姥切哥哥,伽罗哥哥,我怕……”
“没事了,我们陪着你,不走。”山姥切国広拍着雪见的背,许诺道。
三日月和外间的付丧神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能哭出来就好,接下来就是把她哄睡着了。只是睡着了就势必会做噩梦,还不能叫醒她,让她自然睡醒最好,可是……雪见万一再去了那个地方怎么办?之前灵力稳定的时候还好,现在可是处在随时都会爆发的边缘,如果真的去了,能不能再回来谁也不敢保证。
“没问题的。”太郎太刀道,“就算是姬殿灵力爆发也没问题的。”每年都会重新架构的封印足够结实,莫说是雪见自己,就是他们想解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就让姬殿好好睡一觉吧。”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我去拿药,大俱利殿先别给姬殿喝那个药了。”光是安神的药的话,药研担心雪见被噩梦惊醒,干脆就拿安眠的药过来,让她好好睡一觉吧,虽说药效强了一些,左右也没什么事情,不过是多睡上一段时间罢了。至于药研那里为什么会有安眠药这件事……其实是给本丸里几个习惯性在某些时候失眠的老爷爷们准备的,大半夜的不睡觉就算了,非要看什么月亮,还上房顶看。半夜被叫起来手入的感觉很不爽的啊!
雪见在山姥切怀里哭的直打嗝,在场的付丧神听的揪心,却也明白雪见今天之所以被吓成这个样子,他们每一把刀都有责任。
不管在他们看来雪见是什么,但是羽生雪见毕竟是一名审神者,就算是她还小,还远不到其他审神者就任的年龄又怎么样?在别人眼里,她首先是一名审神者,之后才是其他。
早就该让她习惯于血腥了,却因为他们的宠溺而一拖再拖,总是想着她只要在本丸里平平安安长大就已经足够了。但他们还是忘记了,有些事情是始终都无法避免的。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情,也会有别的事情让雪见直面他们一直不让她面对的事。
不过经过这件事情,雪见也终于算是长大了。而长大的代价,不算太过于沉重。
在雪见被大俱利伽罗哄着吃了药,终于睡着了之后,一份通知被狐之助送了过来。
抛开那一堆的公式化的文字,最终就剩下来了一句话。
69758号本丸付丧神暗堕弑主,该本丸所有付丧神已被肃清。
该长大的长大了,而该解脱的,也终于是解脱了。


我在等来电,没等到就先用手机发了。停电原因是雷雨恶劣天气……可现在雨停了啊……还要停到明天12点简直有病啊……

诸君,我从展子活着回来了……衣服半透,我的妆居然没花……好神奇啊!让我缓一下就去更新。

小祖宗的衣服好热啊好热啊好热啊,为什么鹤球都能把外套脱了,我却只能把所有的衣服穿好……已经快笑不出来了QAQ

2333号本丸育儿手册(79)

1.作者小学生文笔,偶尔逻辑混乱。 

 

2.人设是阿官的,ooc是我的,顺便,私设无数。

3.刀刀内部消化,婶婶负责卖萌捣乱。

4.关于小婴儿一切全靠脑补加百度,毕竟作者连恋爱都没谈过。

5.主要是在晋江那边发,乐乎因为网不是很好,所以有时候会登不上,小天使可以去晋江看哦

真的不考虑去晋江收藏我一下的吗QAQ

前篇:(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54)、(55)、(56)、(57)、(58)、(59)、(60)、(61)、(62)、(63)、(64)、(65)、(66)、(67)、(68)、(69)、(70)、(71)、(72)、(73)、(74)、(75)、(76)、(77)、(78)

 

 

“姬殿,不要看。”鹤丸捂住雪见的眼睛,手掌下面小孩不住的颤抖。溅到脸上的血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把鹤丸的衣袖染上了一片一片的红色。不管怎么说,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直面这样的场景也太过于残酷了一些。

年长的巫女在数珠丸恒次挥完刀的瞬间,切断了付丧神与本丸灵力的连接。“铛”的一声,莲华太刀掉落在地上的一滩血色之中,白色的刀身染了血,与刀鞘上细细小小的黑色纹路混在一起说不出的诡异。

“啊呀,居然已经有暗堕的迹象了呢。”巫女叹了口气,“可惜了……”先不说暗堕前兆,只是杀掉前主这一条,就已经是将这座本丸剩余的所有付丧神推向了末路。不过……巫女看着其他四个伤痕累累的付丧神,也明白,这或许是他们最好的结局。这些付丧神,已经没有那个时间,去等待一位对他们好的审神者了。他们也正是因为看不到一丝希望,才会孤注一掷弑主的吧。不管是否成功,至少可以解脱了。

“好了,沐子姐,任务对象都这样了,我们这次任务也算是失败了。”森抓了抓头发,他们不是雪见这样从来没见过血的,这场景虽说难看了些,倒不至于吓到。“,鹤丸国永,你家审神者没什么事儿,回去睡一觉就好了,实在不行让爹给她做场神事驱驱邪。”话音刚落,就被自家的蜻蛉切不轻不重的戳了一下。

“是,各位审神者大人,我先带姬殿回去了。”鹤丸也知道在这里就算是捂住雪见的眼睛也没用,小孩子受了惊吓,还是回家好好安慰比较好。他没敢松开捂住雪见眼睛的手,直接就这么把人抱起来。

怀里的孩子僵硬的要命,鹤丸抱起她的时候,她本能的想要抗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推拒的动作只做了一半就停了下来,任由鹤丸国永抱着。鹤丸顾不得多想,发挥了最快机动冲出了这座本丸,翻身上了小云雀就往回跑。

上了马之后,鹤丸就松开了捂住雪见眼睛的手,把小孩的头按在自己怀里,顾不得雪白的羽织被雪见脸上的血滴染得斑驳。而雪见从鹤丸捂住她眼睛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有闭上过眼,就算眼前是鹤丸的白衣,在雪见眼中,也是一片血红。

鹤丸一路冲回本丸的时候,出阵的第一部队刚好回来。就算是侦查值不高的太刀也看到了鹤丸国永身上的血迹。

雪见接到通知去肃清暗黑本丸的事情,第一部队是知道的。因为一同去的都是经验丰富的审神者,雪见本来就是去凑个人数的,再者,那座本丸是个什么情况他们心里都有数。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危险。可是现在看来……

“姬殿!”三日月宗近在鹤丸刚拉住马的时候就从白色的太刀怀里接过了雪见,小孩安分的任由抱着,脸上的血干了,连带着发丝一起黏在了脸上。三日月看着她眼珠都不会动了,只是直愣愣的盯着前方,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提高了音量又唤了一声,“姬殿?”

“姬殿是吓到了,血是别人的,事情经过等会儿再说,”鹤丸下了马,不等其他人开口问,连珠炮似的说道,“石切丸,太郎殿,数珠丸殿还有江雪殿都在吗?不,还是先别让姬殿看见数珠丸殿,三日月,先把姬殿抱回房间吧。”

“鹤,究竟是怎么回事?”三日月宗近把雪见交给机动值高的笑面青江,又让其他队员去找鹤丸说的刃去雪见的房间,“姬殿看到什么了?”

“看到什么了……”鹤丸国永苦笑了一下,自从雪见必须要跟着他们出阵开始,这么多年他们一直极力避免让雪见看到的画面,直接以最血腥的方式呈现在她面前,而他,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姬殿看见了,数珠丸恒次斩杀了审神者。”

“……我要是拦住姬殿就好了。”鹤丸讲完了整件事,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活跃,整只鹤都蔫了。

“我知道了。”三日月宗近点头表示明白了,“我先去看看姬殿,鹤你先去换了衣服再过去吧。”鹤丸身上不光有溅上去的血,还有雪见蹭上去的,要是这个样子过去再吓到雪见可就更加麻烦了。

三日月宗近走到雪见的房间的时候,宗三左文字正在给雪见擦掉脸上的血。小孩就像是个木偶娃娃一样被一期一振抱在怀里,脸上的表情至始至终不曾改变过一丝一毫。

宗三给她擦干净了脸,又脱掉了外衣,药研直接一张毛毯裹了上去。药研是直接被平野从手入室拉过来的,虽然带了安神的药,但雪见现在的状况也没办法给她喂下去。只要能让她睡一觉,哪怕是做噩梦呢,只要她自然睡醒了,这事也就过去了,可雪见现在对于外界根本就没有反应。

“姬殿。”三日月宗近在一期对面坐下来,伸出手在雪见面前挥了挥,没得到反应,“姬殿,来告诉爷爷,你看见什么了?”

“三日月殿!”雪见还没什么反应,在屋里的其他付丧神先不干了,都给吓成这个样子了,还让她回忆发生了什么不是火上浇油吗!

“让三日月继续。”小乌丸拦住了一期还想说的话,至少要先让雪见对外界有所反应才行。

“姬殿,你到底看见什么了?”三日月又问了一遍,雪见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老爷爷叹了口气,从一期怀里把雪见抱过来,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背,“姬殿,都过去了,别怕,都过去了。”

“……”雪见的眼睛动了动,手指揪住了三日月的衣角。三日月心里松了口气,有反应就好,接下来继续哄着睡着了就好了。

“姬殿,没事了,”三日月宗近继续拍着小孩的背,“都过去了,别怕。”

“……三日月……”雪见眨了眨眼,把脸埋在三日月的衣服里,“……好多红色……好多……”

“都过去。”药研也松了口气,不只是他,在场的所有付丧神都松了口气,刚刚看到雪见的样子看的揪心,娇娇贵贵养大的孩子什么时候遇上过这种事?就算是跟着他们出阵,也是被护的好好的。

他伸出手想要揉一揉雪见的头发,却不料小孩受惊了一样,直接躲了过去,埋在三日月怀里不住的颤抖。

“姬殿?”不只是药研,三日月宗近也被雪见的反应吓了一跳,“姬殿,别怕,药研不会伤害你的。”把头整个埋在衣服里的小姑娘摇头,手把三日月华贵的狩衣布料都给捏的有些变形了。

“看来姬殿是只认准三日月殿了。”宗三幽幽地叹道,“那就麻烦三日月殿让姬殿把药吃了吧。”药研拿来的药原本就是给雪见一直都备着的安神收惊的,自从当初演练场的事把雪见给吓到了之后,就一直都备着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药研还以为再也没有用到的时候了。只是……发生了这种事情,药研倒是宁愿所有的药都没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我知道了。”三日月宗近自然是明白雪见其实并没有缓过来,只是对外界有了一些反应而已,这时候除了他,无论是谁都可能再一次把雪见给吓到再一次自我封闭。只是,喂小孩吃药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雪见平日里感冒吃药都要哄着或者是被直接灌,现在更是难上加难,还只能用比那个时候更温和的方法。

“爷爷我还是不擅长照顾人啊。”第不知道多少次把水洒在毯子上,还没有喂进去一口,三日月宗近把剩下的半碗药递给一期一振,“姬殿,要是不想吃药的话,我们乖乖睡觉好不好?”

“不要……”雪见摇头,她不敢闭上眼,闭上了就是血红的一片,她也怕闭上眼再睁开,三日月就不见了。

“姬殿这样可是让爷爷难办啊。”三日月笑了笑,“现在好像不是该笑的时候啊。”

小乌丸在三日月身边坐了下来,屋子里的付丧神已经被他赶出去了大半,只留下了三日月、一期、药研和宗三,人多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可能让雪见更加不愿意从三日月怀里抬起头面对现实。

少年模样的付丧神鸦翅一般的马尾轻轻晃了晃,“姬殿,你在害怕什么?”对雪见温柔没有什么用的话,就来一计猛药吧。

“……”小孩不仅没有回答的意思,反而埋得更严实了。小乌丸看见她的反应反而笑了,然后出乎在场所有付丧神以及在外面偷听偷看的刀们的意料,一把把雪见从三日月怀里拉出来,强迫她面对着自己,“告诉为父,你究竟在害怕什么?这里哪一个付丧神不是从你小的时候陪着你的?”

“小乌丸殿……”一期向来是宠雪见的,看小乌丸这样,忍不住开口了。

“一期一振,安静!”小乌丸斥了他一句,转回头继续看着雪见,他不比一期宠的少,只是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哪怕会失败也只能先试一试了。

“我……”雪见刚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半合着的拉门被猛的拉开。

“姬殿……”

谁把数珠丸恒次叫过来了!他不是远征去了吗!

 

 

头好疼啊,天气真的是太热了,中午打着伞走了十分钟吧,头疼一下午了,血压也升高了。

明天去漫展,不知道展子里会不会凉快一点

有本事把公告改了,你有本事把之前发的推文也改了啊!
能不能好好看看推文评论思考一下刀剑的运营方式?!苹果商店评分降到两星了都!这样下去,我怕不是是要删文A游戏了!

2333号本丸育儿手册(78)

1.作者小学生文笔,偶尔逻辑混乱。 

 

2.人设是阿官的,ooc是我的,顺便,私设无数。

3.刀刀内部消化,婶婶负责卖萌捣乱。

4.关于小婴儿一切全靠脑补加百度,毕竟作者连恋爱都没谈过。

5.主要是在晋江那边发,乐乎因为网不是很好,所以有时候会登不上,小天使可以去晋江看哦

真的不考虑去晋江收藏我一下的吗QAQ

前篇:(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54)、(55)、(56)、(57)、(58)、(59)、(60)、(61)、(62)、(63)、(64)、(65)、(66)、(67)、(68)、(69)、(70)、(71)、(72)、(73)、(74)、(75)、(76)、(77)

 

 

本丸的天气甚至于四季都可以依照审神者的意愿停驻在某一个时间点上,但多数的审神者还是习惯让天气四季与现世同步。就算是将时间凝固在某个点上,几乎所有的审神者都会选择一些美丽的景色吧。

但是这座本丸的时间,却像是凝固在了暴风雨来临前的那一刻。沉闷,压抑,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明明在本丸的外面还是冬日里难得的暖阳,可是一推开那扇斑驳的、甚至粘附着黑红色不明痕迹的木门,立刻就被充斥着腥味的空气包围了起来,透骨的阴冷。

前院静的可怕,只有地上不时出现的褐色痕迹和一些钢铁的碎片,无声的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这还只是没有露出来的地方,在前几日所下的大雪掩盖住地方,还不知道埋藏了多少罪恶的证据。

“都是短刀啊。”身着红白色巫女服的年长女性弯腰拾起一块仅剩了三分之一的刀镡,仔细看了看,然后转过头看着随自己一起来的同伴道,“还好今天大家带来的付丧神中没有短刀,也没有带一期一振来。”

本丸所能显形的短刀付丧神大多都是粟田口吉光所作,而同为粟田口刀派的太刀付丧神又是众所周知的弟控属性,若是带了他来,也许会发生一些不可控的事情也说不定。至于短刀们,审神者多数都是成年人,虽说短刀们所经历的年月要漫长的多,但是对于小孩子体型的短刀们,多是当做弟弟来看的,自然是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或是同伴变成一地碎片的场景。

“听说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是某个大族的嫡系?”手里握着一把弓箭的青年不屑的撇撇嘴,“入职培训有认真再听吗?就算是没有进行入职培训,总该是知道后果的吧?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还真的是难办啊。”

“话不能这么说啊,栗园君。”另外一个青年拍了拍他的肩,“就算是知道会有怎么样的后果,总有那么一些人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呢。”

“都已经决定要弑主了,为什么不做的干脆一点?还能让他发出求救信息。”眼睛基本从汇合开始就没有离开过手机界面的青年一脸的不耐烦,“有这个时间我都能……诶诶诶蜻蛉切,别拿我手机,我都快看完了!”然而敦厚的付丧神对着自家审神者的哀求听而不闻,坚定把手机关机了。

“有新人在呢,森君。不要把话说的那么直白啊。”年长的巫女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了一眼揪着鹤丸国永衣袖的少女,道,“害怕吗?羽生君。”

“我没关系的,”雪见咬了咬唇,问,“沐子姐,我们不快一点去救他吗?”雪见原本是在和自家付丧神讨论去哪个时代远(郊)征(游),突然就接到了狐之助的传讯,前往某座本丸救援处于危险境地的审神者。

雪见一开始不是很明白这条讯息隐藏的意思,付丧神们却是一清二楚,在绝对安全的本丸里能遇到什么危险?就算是被检非违使围攻,也有相邻的本丸援助,根本不需要隔了很远的雪见他们去救援。不过是被自家的付丧神反水了罢了。而能让付丧神反水的事情,左右不过是那几件。

少女也不是傻的,想一想也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她是一点都不想救,但是毕竟传讯已经收到了,不去不太好。再者,若是真的让付丧神弑主成功了,那一座本丸所有的付丧神都将面临着碎刀的命运。

只不过……好像不只是她自己不想救这个审神者,雪见看了看面前的四位前辈,虽然是来了,可是都没有想要去后院救人的意思呢。

“没关系的。”沐子漫不经心的理了理袖子,“审神者房间的结界一旦打开,想要从外面突破,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到的。”还有一句话,沐子没有说出来。从空气中的灵力波动来看,这座本丸残余的付丧神可是离暗堕不远了,就算是救下了审神者,他们也逃不过政府之后的肃清。既然这样,就让他们把心里的怨气都给发泄出来吧。

“既然敢做出那种事,倒是有血性一些,躲在结界里算什么。”森被没收了手机,脸上的不耐烦更甚,雪见不清楚这家审神者的为人,他们却是了解的。做人做到这份上,也是极品了。若不是他家中有些权势,估计早就被撤职了。“上杉,要是一会儿他没啥事,你就帮个忙啊。”

“我会给他留一条命在,也算是交差了。”上杉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了一套折叠的奇形怪状的手甲戴好,“沐子姐,本丸里还有多少付丧神在?能活动的那种。”

巫女结了一个手印,闭上眼感受了一会空气中杂乱的灵力波动,道,“有一战之力的,只剩五个,还有十几个处于不能行动的范畴。”这是一个全刀帐的本丸,可现在还有灵力波动存在的甚至不满二十个……其他的在哪里不言而喻。

“是要再等一会儿,还是现在就去?”栗园接过自家大和守安定递过来的箭袋,固定在腰上,抽出一根箭搭在弦上,“不快点解决的话,会有些麻烦呢。”这麻烦不是来自于这座本丸那五个不知道什么状态的付丧神,而是来自于这位审神者。虽然他们不在乎,但事多了的话,也是很烦的。

“早解决早点回去,这里又不是什么观光胜地。”森抽出腰间的太刀,雪见认得那个刀鞘,是加州清光。看来是多锻出来的刀留着使用或是收藏。

“呐,羽生君,之后的事情,不适合未成年观看。好好待在这里不要乱跑啊。”沐子笑着拍了拍雪见的肩,眼睛却是看着一边的鹤丸国永,在白色的太刀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之后,就带着其他三位审神者和付丧神们去了审神者房间所在的后院。

“姬殿?”鹤丸看着雪见蹲下去,拂去积雪,捡起那一块破损的刀镡,太刀叹了口气,从她手里抽出刀镡,远远的丢掉,“看了难受,就不要看了。在这里等着他们,很快就解决了。”那四位都是灵力值极高的审神者,要困住几个状态不佳的付丧神是轻而易举的事,之后的事情就更加的容易了。

“我想看。”雪见低着头,鹤丸看不清她的表情,“鹤丸,我想看看,他的下场。”

“姬殿,不要任性。”鹤丸揉了揉她的发顶,“那不是您现在能看的场面,那几位审神者大人会处理好这件事的。然后我带您去万屋买整蛊玩具好不好?”

雪见抬起头,盯着鹤丸看了半天,还没等她开口说些什么,空气中剧烈的灵力波动便引起了一人一刀的注意。雪见趁着机会,往后院跑去,鹤丸没能及时拉住她,只能追过去,“姬殿!”要是真的让她看到什么限制级的画面就糟了。说到底,政府究竟是为什么要让未成年的审神者来肃清啊。

“这层壳子还真是厚呢。”栗园重新抽了一支箭搭在弦上,方才一箭居然只能让这层结界泛起一些涟漪,若不是两种灵力相互碰撞产生的灵力波动足够大,他都要以为自己是忘记在箭尖上附着灵力了。

“贪生怕死之徒。”森“啧”了一声,在栗园的第二只箭离弦的同时,将手中的刀狠狠的捅上结界。三种灵力相互碰撞,原本结实的结界瞬间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混乱的灵力不只是打开了结界,同时也在不经意间解开了沐子下在五位付丧神身上的禁制。不过这五把刀早就没有了行动的力气,沐子也就没有再给他们重新下一个禁制。

“还真是没有挑战性呢。”上杉打了一个哈欠,他还以为打破结界还需要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解决了,“像他这样的人,不应该里三层外三层的套结界吗?”

“那也要他有那么多的灵力支持才行啊。”沐子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以为是哪一个漏网的付丧神过来了,转过头才发现是雪见,“羽生君,我不是说了小孩子不能看吗?怎么跑过来了?”年长的女性总是对年幼的孩子有着充足的耐心。

“刚刚的波动……”雪见一路跑过来有些喘,“我有些担心,对不起。”

“小妹妹是第一次执行任务吧?”森收刀回鞘,“打破结界都会有这种波动的。不是什么大事,还是快一点习惯比较好啊。”

上杉走进了审神者的房间,目光所到之处的一切,让他不由得皱起了眉。看来这个审神者,比他所想像的,还要……“沐子姐,你和羽生君待在外面就好。”这里面的东西,实在是不适合小孩子观看啊,就算是他,也有些接受不了。

那么,接下来,某个人也该受些教训了。上杉看着缩在角落里拿着一把枪的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男人,微微勾起了嘴角,然后在他开口说出些什么之前,一拳打了过去。

教训了救援对象一顿的上杉神清气爽的拎着鼻青脸肿还有多数骨折的救援对象出了门,“任务完成了,各位。”

“接下来就是把他交给政府那边的人就结束了。”沐子在他的手腕上扣上了一只特制的封印灵力的手铐。

“他会受到惩罚吗?”雪见问了一句,“按照守则上说的,他会受到应有的惩罚吗?”

“大概只会被撤掉审神者的职位,其他的应该没有什么了。”沐子捏了捏雪见的小脸,“羽生君,虽然很不公平,但是这是现实,不是你我能改变的。”毕竟在高层看来,付丧神们不过是可以无限次使用的工具而已,没有人会在乎工具怎么想。如果不是之前的一些事情闹得太大,那些条款本来是不在守则之内的。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原本在地上东倒西歪的五个付丧神其中的一个突然暴起,手中刀光一闪,直接将自己的审神者斩首。

血溅了离得最近的雪见一脸,少女一脸呆滞的看着这血光四溅的一幕。直到鹤球捂住了她的眼。

“姬殿,不要看。”

“任务失败了啊。”不知道是谁叹了一句,语气轻快。

 

 

 

 

这是一个捞毛利430圈看破红尘的婶婶。

昨天看了一下午的tb定制印刷店,想印一本自己收藏怎么就这么困难呢。这本书完结的时候估计有30万字左右吧,望天。如果要印的话,我的本科和被被那篇文估计也会一起塞进去的(你还没写呢,想什么呢)啊,放弃挣扎,到时候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