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非夜

你真的回来了吗?

#玻璃渣预警!!!!#

#ooc严重#




在送安定出门修行之前,清光就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他在顺着安定那博美一样的蓬松的马尾的时候,安定从他越来越慢的动作里感受出了他的不安。

“没事的,清光。”大和守安定转过头,露出一个十分可爱的笑来,“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从和泉守和长曾祢大哥手里抢过来的变强的机会呢。”

“安定,你知道的吧?”清光叹了口气,在安定身边坐下,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道,“我们,是绝对不可以改变历史的。”

“……”安定沉默了一会儿,旋即又重新笑开了,眼角下的痣鲜活动人,“我知道的啊,不要担心啊,清光。”

可是要怎么样才能不担心呢?清光看着安定消失在时空转换器的光芒中。安定他,肯定是要回到那个人身边的吧,这样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安定的第一封信寄回来的时候,审神者给清光看了。果然啊,果然还是去了他一直憧憬着的那个人身边。这是安定一直以来所希望的吧?每一次去池田屋战斗的时候,在回程之前,安定总是会看着街角逐渐清晰的青葱色露出怀念的表情。

只是,希望他别做出来什么冲动的事情啊……

如果说第一封信还只是扩大了清光心里的不安的话,之后寄回的第二封信,却是让清光第一次在审神者面前失态了。在审神者面前把攥成一团的信纸丢开之后,转身就走了。审神者看着清光的背影叹了口气,将信纸捡回来抚平。

手合场里,清光在劈断今天的第二十三个木刀的时候,挫败的跪坐在地板上,“什么啊,居然说出那样的话来……安定你果然就是个笨蛋吧!”什么叫做“更希望比冲田君更先折断”啊,这都是什么啊……

有水滴落在清光的手背上,黑发红眸的付丧神粗暴的抹去了眼角渗出来的泪,果然、果然就不该让那家伙去修行的啊!如果可以,他有多想陪着冲田君直到最后一刻……怎么……可以说出那样的话啊……

你到底在做什么啊!大和守安定……

第三封信回来的时候,清光拒绝了审神者一起看信的邀请。那家伙怎么样都好了,他一点都不想管他,一点都不。审神者没有强迫什么,清光不乐意那他就自己看好了。只是他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看完就把信收起来,而是就那样放在了桌子上。

清光果然就如审神者所料,还是忍不住在处务室没有人在的时候进去看完了那封信。

看完了之后,清光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心里的不安。这家伙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啊,才会说出“忘记冲田君”这种话,明明那么憧憬着那个人,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啊……

什么叫做这是冲田君所希望的啊!我们不是冲田君的刀吗?如果连我们都忘记了他的话,冲田君就真的不在了啊!安定你这个笨蛋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啊!

打定主意要在安定回来之后和他好好手合一次的清光,在看到在光芒之中逐渐清晰的人影的时候,彻底沉默了下来。

“清光……”安定站在离清光三步远的地方,“我回来了……”散下头发的他,看上去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天真的感觉。清光看着他脸上的笑,莫名的有些冷。

“嗯……”清光应了一句,在脑海中盘桓了好久的问题,却是一句话也问不出来了。你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啊……

“别苦着脸啊清光。”安定脸上的笑越发的奇怪了,“这样可是一点都不可爱了……笑一笑嘛……”

“别说了……”清光握紧了双手,“安定,别再说了……”你现在这个样子……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啊……你把自己变成现在这幅样子,难道就能好受一些吗……

“清光,你不高兴吗?”安定偏了偏头,将肩上有些滑落的羽织披好,“不用担心,我没有改变历史哦。”

你这个样子……我宁愿你改变了历史啊……安定……

“安定……你现在这个样子……开心吗?”清光低着头,安定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从他的语气中也可以听出来,他并不高兴。

蓝眸的打刀认真的想了想,一下子笑了出来,“哈哈哈,清光真可爱啊……”

“什么啊,安定,你在说什么啊……”清光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哭腔,“说什么比冲田君先折断就好了,说什么会忘记冲田君……这样子你就开心了吗!”开心的话,为什么还要把自己变成冲田君的样子啊……不开心的话,为什么还要说出来这种话啊……

“清……光……”安定上前了两步想要碰触到清光的脸颊,却被清光躲了过去,“清光你不开心吗……”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啊!”清光几乎是用吼的说出来了这句话。

“哈哈,清光真可爱啊……”安定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面有落寞一闪而逝,“我没事的,不要担心啊……”

怎么可能不担心啊……

在和安定一起出阵过之后,清光一直一直都想问他一句话,明明就是不开心啊,为什么还要逼着自己笑出来呢……

看着安定在战场上疯狂的样子,清光一直都想问他一句,既然厌恶自己现在的样子,为什么还要逼着自己变成这幅样子啊……

还有一句,清光午夜梦回,看着旁边因为熟睡而变得和之前一样纯真的面容,在嘴边徘徊了很久都没有说出来的话。

安定……你真的回来了吗……



昨天看完安定的书信,感觉被人在心上捅了一刀还转了三圈撒了把盐。QAQ安定我们不去了好不好,我们就在本丸带着好不好QAQ

嗯,我还拖着不写答应给亲友写的药一,不是我拖延症犯了,我只是不会开车而已。
本科和被被也没写,数珠青还没补上后续,亲友出片用的剧情也没写…………emmmm算了算了,债多了不愁……

刀剑乱舞之我家婶婶是人鱼(1)

#ooc再度爆表#

#不知道为什么很萌幼幼的婶婶#

#大概是不能养幼幼的刀#



“あー。川の下の子です。加州清光。扱いづらいけど、性能はいい感じってね。”

伴随着樱花出现的介于少年与青年之前的付丧神,在樱花落尽之后,并没有如愿看到他的新主人,面前只有一只黄白相间的狐狸。

“吖吖,原来真的可以这样召唤初始刀啊。”狐狸小声嘟囔的话一分不落的飘进付丧神的耳中,加州清光挑了挑眉,没说话,等着这只莫名其妙的狐狸的下一步的动作。那只狐狸用爪子拨了两下耳朵,才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付丧神,“加州君,请随我去见审神者。”

出了锻刀室的门便是不知通向何处的走廊,加州清光看着在自己身前带路的鲁丽,心里不禁有些嘀咕,很奇怪啊,按道理他是这座本丸的初始刀,显形的时候审神者应该会在面前才对啊,可到了现在他连审神者是男是女高矮胖瘦一概不知。

狐之助带着清光在他们从锻刀部屋出来的第一扇门前停了下来。本丸大多都是按照日式的风格修建的,这座本丸自然也不例外。绘有海底风光的拉门上挂着一个小小的铭牌,上书:“审神者”。看起来这扇拉门之后应该就是审神者的房间了。

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审神者了,加州清光不由自主的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总要以最可爱的外表面对新任的主君吧?

只是作为新手指导的狐之助可没那么多时间体谅加州清光的小心思,也不知道它的小爪子是怎么扒拉开房间的拉门的。清光只来得及把手从发辫上挪下来,门就被狐之助打开了。

外间里空无一人,只是那摆放在矮桌上的玻璃缸让加州清光多看了两眼。打刀虽然没有见过太多风格的房间,可任哪个正常人都不会往自家卧室的外间摆一个几乎和桌子一样宽的玻璃缸的吧?若说是要养鱼,可缸里除了水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仿佛它的用处就是盛水一样。

不等清光多想,关着门的内室里就传出了一阵细微的水声,就像有大型生物在水里游过的动静一样。审神者的卧室里怎么会有大型生物?打刀的手下意识的按上了腰间的刀柄,狐之助倒是没察觉到加州清光的警惕,反倒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原来在屋里啊。”

小狐狸三两下就跳到了内室的门前,扒拉开那扇同样绘着海底风光的拉门。映入打刀付丧神眼帘的不是正常人家的卧室布局,而是一个在卧室正中占据了三分之二空间的水池。水池边上趴着一个金色长发的身影。

清光在看清那个女孩子全貌的时候,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把自己摔了。倒不是那人长得有多惊悚,反倒是相当的精致漂亮,只是打刀良好的侦查值让加州清光看清了水底下那个还在一摇一晃的鱼尾。

他的新主人喜欢把自己打扮成人鱼的样子吗?这还真的是有些不同寻常的爱好呢,呵呵。加州清光有些自欺欺人的想着。

“诶呀,是伊莲大人啊。”狐之助尖细的嗓音唤回了加州清光越飘越远的思绪,“梅薇思大人不在吗?”

“梅薇思出了一点事情,被族里接回去了。”被称作“伊莲”的少女有着一副极好的嗓音,清澈空灵,不负海妖之名,说着抬起头看了加州清光一样,“唔,看来梅薇思选择的是加州清光啊,这倒和我不一样呢。”

“大人,”加州清光站在内室的门外,没有踏进去,虽说是付丧神,可他们本体可是刀剑啊,沾了水,真的不会生锈吗?“请问我的主人……”

“不要心急啊,”不等加州说完话,一向独断专横不听人说话的海妖就打断了她,“我不是说了,梅薇思回族里了,过几天才会回来。左右她留下的灵力足够你们用很久了,该做什么这只狐狸也会告诉你的。”

“可……”加州清光显然是不知道这群人鱼自说自话的本事有多强,还想问点什么,又被堵了回去。

“好啦,话带到了,我也该回去了。”人鱼一下子滑到了水底,灵活的游向了另一边,加州清光这才看到,另一边屋角的阴影里站着一个披着有些破的白色披风的付丧神,在伊莲游到他身前的时候,走上前拉住伊莲伸过来的手把海妖从水里拉上来。

离开水的海妖绮丽的鱼尾化作了双腿,原本已经湿透的衣物也随着鱼尾的变化而变得干燥,付丧神沉默着递过了一件外套。

“不要总是板着脸啊,被被。”伊莲接过外套,十分顺手的踮起脚拍了拍自家近侍的肩,然后拉着他往外走,在路过清光的时候,停了一下,看着一脸纠结的打刀付丧神,没忍住捏了一下他的脸,“没关系的啦,那家伙才不会有什么事的。”

伊莲带着自家的付丧神走了,留下加州清光和他脚边的狐之助大眼瞪小眼。

“咳,既然审神者大人不在,那接下来的事情就要你自己来做了。”狐之助清了一下嗓子,道,“先去锻刀吧。”其实按照顺序应该先出阵的,只是本丸并没有审神者在,如果带伤回来,连个可以手入的人都没有。虽说有纸片式神这种东西,但身上的伤口总还是要包扎的。

“主人他……也是人鱼吗?”加州清光跟着狐之助回到他刚离开没多久的地方,没忍住问了一句。不是说人鱼不好啦,只是这种生物不是应该生活在传说中的吗?这么出现在人前,还做了审神者,真的好吗?等等,你们这些付丧神也是传说中的事物吧?

“是呀,审神者大人和刚刚离开的伊莲大人,是仅有的两位人鱼审神者。”狐之助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作为一只新手指导者的狐狸,它见的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审神者多了去了。

“……”虽然只相处了一小会儿,话都没说两句,不过那个伊莲大人,还真的是十分的任性以及不听人说话,这可千万别是人鱼的通病啊……

“啊,到了。”狐之助在锻刀房面前停了下来,先给加州清光解说了一遍如何锻刀,才带着付丧神走了进去,“因为是新任审神者,所以政府会提前准备一些资源,这些资源平日里可以通过任务以及出阵、远征获得,任务表在审神者手册最后几页。审神者大人的手册应该是放在了书房。什么样的资源数值会锻造出来什么样的刀,也会有记录在手册上。”

加州清光想了想,还是先在锻刀炉前的输入面板上设置了最低数值,然后看着面板上方的计时器上跳出“00:29:59”的字样。按照狐之助的指导,将一个一个小小的写着加速札的木牌贴在了计时器上。

在木牌消失的同时,计时器上的数字也归零了。之后便立刻爆开了一片樱花。

“平野藤四郎といいます!お付きの仕事でしたらお任せください。”棕色妹妹头一身军装的小孩子出现在樱花雨之中。

“是平野啊,看来审神者大人的运气很好呢。”或者说,这群非人类的审神者,就没有运气不好过,“之后的事情,还请按照审神者手册上的记录来做,审神者大人归来之前,还请两位照顾好这座本丸。”狐之助说完,几乎是立刻就离开了,就好像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等着一样。其实也可以这么说啦,毕竟最近是新任审神者的就职高峰,本来就少的新手指导狐之助,最近这几天更是要忙疯了。

“主君……不在吗?”平野藤四郎在狐之助消失之后,看向自己以后的同僚。

“啊,说是有事情。”加州清光在心里腹诽了几句极其不负责任的狐之助,“我是加州清光,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我是平野藤四郎,请多多指教。”

互相认识寒暄之后,便要开始干正事了。因为审神者不在,新手指导的狐之助又偷工减料,两个付丧神互相看了一会儿,无声的达成了一致。

既然狐之助说了要去看审神者手册,那就去看吧,多少应该能知道他们两个现在该做些什么。总不能等到审神者回来的时候,他们两个还在锻刀房里大眼瞪小眼吧?

等到加州清光把本丸的基础事务上手之后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这三天里,他们从战场带回了今剑和前田,在锻刀房迎来了乱藤四郎。

看着一屋子的正太短刀们,加州清光实在狠不下心让这群孩子处理事务,只能自己辛苦一点,一力扛下了。他现在只希望审神者能赶快回来,或者锻刀房能显现一位至少是脇差的同僚,这天天忙的他连涂指甲油的时间都没有了。

可惜审神者回到本丸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刚好是厚藤四郎显现的第二天。虽然本丸里有了第二把打刀陆奥守吉行和第一把脇差骨喰藤四郎,但同样也增加了三把短刀付丧神,除了厚藤四郎之外,还有爱染国俊和小夜左文字。

事情是一点都没少,不过好歹有人能帮忙带着短刀们出阵了,清光也能分出人来去远征。只是看着本丸里这一群小孩子,清光总有一种自己是幼儿园园长的感觉。

啊啊,果然是累出来的错觉吧!这个身份可一点都不可爱!!

所以当狐之助带着人来敲本丸大门的时候,得知审神者终于回来的消息的加州清光简直是热泪盈眶。

只是来的这些人……究竟谁是他的主人?

除了狐之助那只狐狸和第一天见到的审神者伊莲以外,还另有一男一女,看上去和伊莲差不多的年纪,同样的灿金色的长发,区别只在于女孩子是紫琉璃的眼睛,而男生则是和伊莲一样的湖水绿。少女手里还捧着一个椭圆形的白色的东西。那个形状让今剑想起来了他今天早上吃的鸡蛋了。

“梅薇思就交给你了。”男孩子说话的同时,那个同行的女孩子上前了一步。

啊!有一个审神者等接手书房里的那些事务真的是太好了!

还没等加州清光高兴完,女孩直接把手里的那个蛋型的物体往他怀里一塞,同时说了一句,“梅薇思就拜托你了。”

等等!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

加州清光僵硬的低下头看着怀里的那个蛋,这东西是他家审神者?开什么玩笑?

他们家审神者不是人鱼吗?怎么是个蛋呢??


中秋贺文,鬼知道有没有下文(望天)

cp:一龟一!!!大概是个互攻!!!请注意!!!!

ooc十分严重!鬼知道我在写个什么系列!

(果然还是虐文适合我。烟.jpg)

车这种东西,如果我能顺利的开完就发,不能就是被爹妈抓包正在挨训……(也有可能拖延症发作)

 

 

 

“我回来了。”一期一振带着五虎退和秋田藤四郎回到自己部屋的时候,刚拉开那扇挂了“一期一振,龟甲贞宗”铭牌的拉门,就看到地板上那一团难以名状的物体。脸上的笑瞬间就凝固了。

“啪”的一声合上拉门,一期一振转过身半蹲下来,对着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两个弟弟道,“退,秋田,我先带你们去找药研手入吧,故事书我过一会儿再送到你们部屋好不好?”

“可是,一期尼,我们……”没有受伤啊,秋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期笑眯眯的拉着手,走向了手入室的方向,“还是想让药研给你们检查一下吧,就当是让我放心了。”

等到把两个其实并没有受伤的弟弟交到药研手上,拜托药研先照顾一下他们,他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短刀推了推眼镜,表示一期尼你放心吧,肯定不会去打扰你的。药研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笑让一期想要解释一些什么。最终只是点了点头,便匆匆返回了自己的部屋。

地上那一团难以名状的物体,在一期回来的时候,已经人模人样的穿着内番服坐在刀架前擦拭自己的本体。听到一期开门的动静,龟甲贞宗回过头,用一种颇为遗憾的语气说了一句,“只有你啊,一期。”

一期的眉头跳了跳,不然呢?你还想有谁在?要不是他刚刚关门关的快,龟甲方才的样子可就会全被五虎退和秋田看到了,肯定会吓到他们的啊!

“龟甲殿,还请不要再……”后面的话一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说出来,“让弟弟们看到会误会的。”虽然相处的久了,一期深知面前这把刀的本性,可是在自家弟弟面前,一期还是希望他们对龟甲的印象好一点的。

“误会什么呢?一期。”龟甲放下擦拭刀身的纸,收刀回鞘置于刀架之上,“呵呵呵,你该不会是……不好意思了吧?诶呀,明明昨天晚上还……”

“龟甲殿!”一期掩在发丝之下的耳朵悄然染上一抹红色,“我……我先去换衣服……”一期逃一般的进了内室,虽然有一部分是因为龟甲的话,不过他确实需要把身上的出阵服换成内番服。

内室的门没有关紧,龟甲贞宗堂而皇之的拉开门,倚在门框上看着一期换衣服。水色短发的太刀手指放在衬衣的领结上,脱不是不脱也不是。

“再不换的话,你弟弟就该过来了吧?”龟甲贞宗把有些滑落的眼镜推了回去,催促着背对着他,却是正对着等身穿衣镜的一期一振,光洁的镜面映照出一期有些咬牙切齿的表情,“能先请你出去吗?龟甲殿!”你在门口看着我怎么换衣服!

“不用在意我,一期。”龟甲往前走了一步,干脆席地坐了下来,稍微抬起头就能看到一期美好的腰线,龟甲对这个视角很是满意,如果一期身上不是那些碍眼的衣服,而是一些别的东西的话,他想他会更满意的,“我不介意的。”

你不介意我介意!!

一期温和的表情都快维持不住了,可是身后那个人明显是打定了主意要旁观了,在这样扯下去,还不知道要扯到什么时候去。一期一振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的解开了自己的领带。

不就是换件衣服吗!不就是被全程盯着看吗!他一点都不、在、乎!

如果一期脸上的表情不是那么咬牙切齿的话,会更有说服力的。

龟甲贞宗托着下巴,看着镜子里面已经开始解开衬衣扣子的一期一振。许是因为磨短烧身再刃的原因,身为太刀的一期一振身形更接近于打刀。虽然一期一振没有说过,可龟甲贞宗还是能看出来,每次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的时候,一期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挺直身体,然而依旧没有自己高的时候,一期会不自觉的鼓了鼓脸颊。大抵是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粟田口家可靠的大哥,也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衬衫以及贴身穿的背心被一期随手丢在一边,在龟甲还没有欣赏够他美好的腰线,以及后背上的红痕的时候,一期就已经拿起内番服的打底衫套上了。速度之快,让龟甲不由得失落的叹了口气。

一期一振听着身后那夸张的、明显是给他听的叹气声,忍住了把人丢出去的冲动。现在把人丢出去,不知道这家伙会想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主意来。还是快点把衣服换了,快点出去比较好!

龟甲贞宗看着一期不止快了一倍的动作,却什么都没有说。左右现在是什么都做不了,有的看就已经很好了。其他的,还是要等到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的时候再做比较好。

一期大腿的线条很流畅,但要说有多好看就是夸张了。常年出阵的太刀腿上都是紧实的肌肉,虽不至于粗壮,但在一期自己看来也不是多好看。

不过龟甲倒是很喜欢,或者说,一期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他不喜欢的。亲手在一期身上绑上他最喜欢的东西是龟甲最爱做的事情,只可惜因为一期的抗拒,成功的次数很少罢了。

一期换好了裤子,一回头就看到某把粉色短发的打刀托着下巴一脸荡漾的表情。水色短发的太刀眉头跳了跳,这家伙又想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啊。一期换好了吗?”龟甲贞宗用一种遗憾满满的语气问道。

“没让你看尽兴还真是抱歉啊,龟甲殿!”一期把换下的出阵服放进脏衣篮,抽空回了龟甲一句,拿起放在一边的本体走出了内室。

两把刀一上一下放置在刀架上,一期刚转过身,就突然蹭上了一片柔软。最初的惊讶过后,一期微微合上眼,任由龟甲贞宗不断加深这个吻。然后在他的手即将滑进自己衣服里的时候,推开了他。

“还请再忍耐一下啊,龟甲殿。”许是和龟甲在一起待久了,一期多多少少也染上了一些恶趣味,手指从龟甲内番服的领口探进去,微微勾起了里面的红绳,把他拉向自己,在那个还带着水光的唇上狠狠亲了一下,然后就在龟甲越发愉悦的神情中松开了手指,“时间不早了,龟甲殿不去厨房帮忙吗?”

“呵呵呵呵。”龟甲意味不明的笑了两声,所以说他喜欢撩拨一期啊,害羞过后的一期一振,还真的是让他欲罢不能呢。

在弟弟们面前永远都是好哥哥的一期一振,能看到他深埋之下的性格,真的是太好了。

所以说,他们两个,合该是一对啊。

 

这是一个真的很正经但是不知道作者正不正经的书宣

书名:《刀剑乱舞之2333号本丸育儿手册》

作者:凤非夜

发表网站:晋江文学城

原作:刀剑乱舞

规格:B5本,约35万字

定价:80rmb

全书收录晋江全文以及三章年龄限制番外,年龄限制番外不会在网络上放出,只作为实体书特典。如果时间来得及,会有其他作为特典的番外。

内容介绍:编号为2333号本丸的新任审神者十分特殊。话说究竟是谁让只有三个月的婴儿就任审神者的啊摔!时之政/府没有《未成年保护法》的吗!这大概是一个养老(划掉)养儿本丸鸡飞狗跳不得安宁的日常。

预售期到2017年9月27日晚,预售期结束开始交付印刷

之前的封面出了一点问题,所以重新宣

tb链接走:这里

原文链接走:这里

小可爱们,加个群呀~~165537426

我……再也不想开预售了!!!!
封面有问题要换啊啊啊啊啊

昨天下午的我还是太天真了,那算什么啊!晚上的才是最刺激的,前后左右都坐满了人……
以后传文档之前一定要看准了再传……无聊到只能开车的经历……有一天就够了……

最刺激的开车不是你爸在你身后不远处,而是你在上课,身边坐了一个喜欢时不时看你手机的同学,不让看还拍桌子生气,这个同学好死不死还是个大嘴巴……而你……在开车……

2333号本丸育儿手册番外一试阅读

已经决定要开定制了呢,特典暂定为三章车,后续还会加别的,成书定价在80左右,想要的小天使们加个群呗,群号码165537426

得知巴形薙刀要限时锻造的时候,雪见正戴着口水巾由小夜左文字一勺一勺的喂着蛋羹。只刚三岁的小丫头并没有听懂长谷部说的是个什么意思,早就已经不想乖乖坐着的小姑娘看着长谷部手中公文上的照片,冲着长谷部甜甜一笑,“长谷部尼桑~抱~”
“不想吃了吗……”小夜看了一眼还剩下小半碗的蛋羹,歌仙说要让姬殿吃完的,但是……只是点心而已,不吃完也是可以的吧……看着小孩执着的伸着手要长谷部抱抱,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碗放在了一边,给小孩擦了擦嘴边的残渍,取下口水巾。
长谷部抱起迫不及待的小孩,接受了她带着奶香和蛋香的脸颊吻,“姬殿想要这把刀吗?”虽然公文上说了这把刀能锻到的概率并不高,但是只要姬殿想要,就算是赌上全部的资源也一定给姬殿带回来!
“雪见不认识他!”小孩奶声奶气的说着,也是,一把新实装的刀而已,对于从来没有见过他,也不明白什么是付丧神什么是审神者的小孩子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而已,谈不上什么想要或者不想要,“长谷部尼桑认识他吗?他手里的那个和岩融尼桑的好像呀?是岩融尼桑的尼桑吗?”
“我并不认识他,他应该也不是岩融的兄长。”长谷部抱着小孩向外走去,“姬殿会觉得熟悉,是因为他和岩融都是薙刀吧。”
“薙刀是什么呀?长谷部尼桑也是吗?”小孩子哪里懂什么薙刀啊打刀啊之类的区别,就算是你把日本号他们的本体和岩融的本体放在一起,她也只会说像而已。
“并不是啊,姬殿,我是打刀呢,岩融是薙刀。”长谷部单手托着她,另一只手揉了揉小孩柔软的头发。长谷部并没有因为雪见记错他的刀种而生气,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呢,“那姬殿想要这把刀吗?”
“他也是雪见的尼桑吗?”小孩不自觉的把手指放进嘴里,却立刻就被长谷部拿了出来,“不可以咬手指啊,姬殿。他也的确算是姬殿的尼桑呢。”
“那雪见想要这个尼桑!”能多一个陪她玩,雪见会反对才怪呢。
“这样啊,”长谷部本来是想直接抱着雪见去锻刀房的,他想了想,还是先去了贞宗派的部屋,“我们先去找物吉贞宗吧。”有这把幸运之刀在,他们能锻到新刀的可能性应该会大一点吧。
“为什么呀?长谷部尼桑找不到这个尼桑吗?”雪见歪了歪头,“物吉尼桑可以找到他吗?为什么呀长谷部尼桑?告诉我嘛~”
“姬殿想不想快一点见到这个哥哥?”长谷部不知道该怎么和雪见解释要带着物吉贞宗一起,不过小孩子的注意力总是很容易转移的,“带着物吉可以快一点见到他啊。”
“那我们快点去找物吉尼桑吧!”小孩在长谷部怀里扭了扭,挣扎着要下来自己走,长谷部怕自己抱不住摔了她,只能把她放下来,看着小孩在前面“哒哒”的跑着,“姬殿不要跑太快啊,小心摔倒!”
有了物吉贞宗的加成,不过锻了十几次,本丸就迎来了这个新实装的刀剑男士。
“薙刀,巴形。没有铭和传说,没有故事的巴形的集合体,这就是我。”冰色渐变发色的刀剑男士扶了一下鼻梁上的单片眼镜,声音并不像本丸的其他的付丧神那样温和。她环视了一圈,锻刀房里除了刀匠就只剩下三个人,其中两个和他的气息一样,应该都是付丧神,那么剩下的那一个……他蹲下来,看着那个躲在长谷部身后有些怯怯的女孩子,“你……就是我的主君吗?”
小孩不适应这种严肃的气氛,躲在长谷部腿后探出半个脑袋,听到巴形口中陌生的词语,问道,“主君……是什么啊?”
“是我所侍奉的人。”巴形显然也看出来了从这个小孩口中问不出什么来,目光投向长谷部和物吉。
“姬殿的情况比较特殊,稍后我会向你说明的。”长谷部拍了拍雪见的头发,示意她不要害怕,“姬殿,我先带他去参观本丸,你可以先和物吉一起玩一会儿吗?”
“嗯,物吉哥哥,我们去玩吧。”如果换一把刀,雪见可能就要闹着一起去参观本丸里,但显然巴形的气场镇住了小孩,就像是在歌仙面前一样,乖乖的按照长谷部说的做了。
长谷部这个时候还在庆幸本丸终于又有一把刀能够管住跟着鹤丸时间多了有些想上天的熊孩子,可是过了没几天,长谷部就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带着姬殿把这把刀锻出来啊,本来姬殿身边就已经围了一大群付丧神了,可是这个新来的家伙只要待在本丸里,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雪见可以看得到的地方!姬殿现在明显不怕他了!还明显更加喜欢这个事事都依着她的付丧神了!
忍无可忍的长谷部还是在某一日雪见午睡之后,把巴形约到了手合场。对于这种可以预见后面发展的行为,旁观的某三条大佬表示:年轻人还真的是有活力呢!
“你这家伙究竟对姬殿有什么企图啊!”长谷部的情绪十分的暴躁,如果不是确定巴形没有伤害雪见的意思,长谷部早就避着雪见把人揍一顿了,左右他们之间等级可是差了不止一点!
“企图?你是指什么?”巴形语气淡淡的,不是对着小姬殿的话,这把刀总是会收起他仅存的那些温和,“如果有什么话,还请快些说了吧,姬殿过不多久就该醒了。”
“你自显现之后就一直都待在姬殿身边不是吗!”巴形的语气虽然沉静,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不亚于是火上浇油,长谷部的火气一下子就被点燃了,这才几天啊!他们家姬殿的作息就被摸得一清二楚了!“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如果你对姬殿做了什么的话,我绝对、绝对会压切了你的!”
“原来如此。”巴形了然的点点头,“是因为对不知底细的刀剑待在主人身边而感到不满吗?”这点无可厚非,换了巴形自己也会感到担忧或者是不满。不过了解归了解,巴形可没有一丝一毫改变一下自己行为的意思。
“是啊,既然知道,就和姬殿保持一下距离!”长谷部皱着眉,“我现在可还没有办法信任你!”
“长谷部,”巴形挑了一下眉,把有些歪斜的单片眼镜扶正,这把显现不过数天的高大薙刀勾着唇,“对于没有过去的我来说,我除了现在的主人之外一无所有。而你却是不一样的吧,两相比较,更不值得信任的人可不是我,而是你才对吧!”
“所以呢!”长谷部努力压下火气,不能生气不能生气,这是同伴,不可以压切了!压切了他的话,姬殿会不高兴的!啊,果然还是应该压切了他吧!
“把姬殿让给我。”巴形话音未落,长谷部的火气还没来得及爆发,一旁偷偷围观的刀先不干了,“不行!”
“诶?龟甲……贞宗?”想发火却被打断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付丧神更是让长谷部头疼了起来,他想了想,道,“龟甲君,你今天不是应该负责打扫本丸的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怕不是又逃了内番吧……龟甲虽然不是次次都会逃内番,但还是有过前科的。
“我是来打扫手合场的。”龟甲贞宗举起手中的扫把,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然后转向巴形,“姬殿是大家的,让给你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的!”他也很想独占小姬殿的!但明显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说别的,光是那群日常喝茶看戏哈哈哈的老人家就不是好相与的啊!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回去了,姬殿过不久就该醒过来了。”巴形没有对龟甲贞宗的话发表意见,只是向着两个付丧神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有这个争论的时间,还不如去守着小姬殿呢!比起粗鲁的静型薙刀还有为战场而生的打刀,明显是他更加适合侍奉在姬殿身边啊!
啊啊啊,果然还是应该压切了他吧!
长谷部对着巴形离去的背影运气,一旁的龟甲贞宗则是发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反正小姬殿不在这里,不担心被她学去,自然是想怎么笑就怎么笑了!
哦,对了,这把总是试图教坏姬殿的粉色头发的打刀也在应该被压切的范围内啊!长谷部面无表情的看了龟甲一眼,也离开了。他还是赶快去写公文报告吧,然后赶在姬殿睡醒之前待在她身边,总不能一直都让巴形占先吧!
啊,果然还是把他压切了比较好呢!顺便连那个问姬殿要不要锻刀的自己也一起压切掉好了。

2333号本丸育儿手册105试阅读

结局倒数第二章的试阅读,第一本完结的文呢,想印一本收藏……大家加群一起玩啊2333,不接受刀片邮寄呢。群号码:165537426

“诶?这个是送我的吗?”雪见看着物吉贞宗递过来的,和他腰间的脇差别无二致的刀,一脸惊讶,“可是这个不是物吉你的本体吗?就这样送给我真的没关系吗?”虽然付丧神只能显现一位,但是重复的刀的本体还是可以被带回本丸的。
“没关系的,只要不灌注灵力。”物吉笑着把那把他们在江户捞了好些天的脇差放在雪见手里,“我啊,希望这把刀可以给姬殿带来幸运呢。”都说物吉贞宗是一把可以给主君带来幸运的刀,那么物吉真的希望自己能给雪见带来好运气,能够活的更加的长久。
“啊,说起来物吉真的是运气很好呢。”雪见抱着那柄脇差,看着物吉一脸的羡慕,“每次一起买饮料,物吉总是能买到那瓶有奖的呢。”与此相对的,如果让雪见自己选择,她肯定每次都是“谢谢惠顾”。
“那姬殿就好好带着‘我’吧,我会把幸运传递给你的。”物吉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这个不算是生日礼物哦,因为是今天送给姬殿的嘛。”
“可是我的生日就在后天呀,物吉要准备双份的礼物岂不是很累嘛。”虽然长谷部接管了几乎所有的工作,雪见还是很知道每天不在本丸的都是谁的。物吉贞宗最近这段时间可是每天都要出阵的,就算是出阵的次数并不频繁,也应该还是很累的吧。
“因为不是在姬殿生日当天送的呀,只是准备礼物而已,并不累的。”至少和看着龟甲贞宗不让他乱来比起来,这已经是很轻松了。
“那物吉千万不要累到自己啊。”雪见没有坚持不让物吉再给她准备一份礼物,这些都是他们的心意,她要是连这些都拒绝,就不是一句不懂事可以说得过去的了。
“姬殿也是啊,明天去游乐场,也不要累到自己啊。”雪见之前和清光说想一起去游乐场玩,药研也是同意了她可以出门的。
“物吉不一起去吗?”雪见以为去游乐场这件事,还是小孩子的物吉也会喜欢的。不过想想明天说好了一起去的人,清光、和泉守、一期、鹤丸、药研还有蜻蛉切,基本上都没有小孩子的。
“我就不去啦,姬殿玩的开心就好。”因为就是带雪见去玩的,如果再带了短刀的话,同行的付丧神就不能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雪见身上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后悔都来不及。
许是因为物吉的本体这真的给了雪见幸运,去游乐场的这天,雪见的精神格外的好。也许是她太久没有一起出来玩的缘故,总之这一天下来,被蜻蛉切背着回家的时候,雪见还是精神奕奕的,就和她小时候玩一天兴奋过头的样子一模一样。
“下次还可以一起来玩吗?我记得小夜很喜欢一起坐摩天轮的。”雪见趴在蜻蛉切的背上,偏头问一边的一期一振,“我都好久没和小夜还有退酱一起出来玩了 可不可以啊,一期哥。”
“可以啊,等过两天,再带你和小夜,退他们一起出来。”对于这些小要求,一期一振还是不会拒绝雪见的,“只要你这几天别再生病了,什么时候都可以的。”
“棉花糖再不吃要化掉了哦。”和泉守把手里那个粉色的棉花糖递到雪见手边,“真是的,姬殿还是喜欢这些小孩子的东西啊!”
“在说这句话之前,能先把嘴边的糖渣擦干净吗?和泉守兼定。”雪见对着和泉守兼定翻了个白眼,说她幼稚,你还不是也买了一个!“还有!你的吃完了能不能不要偷吃我的呀!”真是的,明明让和泉守帮她拿一下的时候还是好大一个的,现在都小了一圈呢。棉花糖才不可能化得这么快啦!
“反正你又不吃啦,”和泉守才不会因为偷吃雪见的零食而不好意思呢,“就这样让它化掉很浪费的!我帮你吃掉一些,不用太感谢我。”
“谁感谢你啦!笨蛋和泉守,我又没说我不吃!”雪见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他们两个就像是天生不对盘一样,只要待在一起,就没有一刻能安分下来的,不过这一人一刀一个本丸最小,一个本丸倒数第二小,闹也就闹吧,左右不会翻了天的,“只是让你先帮我拿一下啦!你居然都不问我一下就吃了!”
“我问了啊!是你自己忘记了。”和泉守觉得自己很冤枉啊,明明是雪见同意了他才帮她分担了一部分,现在她居然翻脸不认了诶!果然女孩子都是善变的吗?
“我才没有忘记,而且,我都不记得我答应了让你帮忙吃掉它啊!”雪见皱着脸,“明明是你自己想吃了,堀川都说了不可以给你吃太多的糖!”
“不能吃太多糖的是你吧,小丫头!”和泉守晃了晃手里的袋子,“再和我吵,这些糖可就都是我的了啊。”
“一期哥,和泉守欺负我!”雪见果断开始告状,付丧神吃多了糖就算牙疼也可以手入很快治好什么的,简直就是在犯规啊!而且,她是真的不记得有答应过和泉守嘛,一定是他趁着自己玩的时候问的!那个时候的回答怎么可以作数嘛!
“好了,姬殿,不要闹了,想吃的话,下次再给你买。”一期只是笑,倒是清光开口试图让这一人一刀安分下来,“还有,和泉守,不仅是姬殿,你也不准多吃糖。”
“我知道啦,清光,不要皱着眉嘛,这样一点都不可爱了。”雪见将手里的棉花糖伸向清光的方向,“这个给你吃哦。”雪见也并不是因为特别想吃棉花糖才和和泉守吵架的,她早就尝不出来味道了,什么东西吃到口中都是一个味道啊。不过是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罢了。
“小乌丸哥哥还在生我的气吗?”晚上临睡前,雪见隔着那扇留着各种幼稚涂鸦的障子门问守在外间的小乌丸,虽然小乌丸没有再叫过她一声“主君”,日常的相处看似和以前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可雪见就是知道,小乌丸一直都在生气。
里间的灯已经熄了,外间的灯还亮着,雪见看到小乌丸映在门上的剪影,太刀的付丧神似乎是无声的叹了口气,“吾并没有生气。”其实还是生气的,气雪见不爱惜自己,气他们没能保护好雪见,但这些没必要让小孩知道,石切丸和太郎一直在努力减慢雪见身体衰弱的速度,但总有拖不下去的一天。在此之前,小孩只需要高高兴兴的就行,其他的情绪,由他们来背就可以了。
“骗人。”雪见喃喃了一句,“你明明就是在生气。”她不知道小乌丸能不能听见,她把自己埋在枕头里,许久都没有听到小乌丸的声音。没有听见吗?雪见想了一会儿,从被子里面出来,抱着自己的枕头拉开门。
小乌丸还没有睡,外间铺好的床褥整整齐齐,没有一点动过的迹象。少年模样的年长者倚着桌子,手里还捧着一杯已经没有一丝热气的茶。
“晚上喝茶会睡不着的啊。”雪见走过去,在小乌丸的身边坐下,“不要再生气了好吗?小乌丸哥哥,生气会老的很快的。”雪见不要求小乌丸能原谅她的所作所为,如果换了她自己在小乌丸的位置上,她也会生气的。可雪见从来不曾后悔自己的选择,一个人孤寂的活着,对于从小到大都被付丧神宠溺着的雪见来说,比死亡更加可怕。
“好,吾不生气了。”小乌丸放下手里的杯子,伸出手揉了揉雪见的头发,“快去睡吧,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会很热闹的,不养足精神可不行。”
“可以和哥哥一起睡吗?我一个人睡不着。”雪见抱紧怀里的枕头,生怕小乌丸拒绝她的要求。不过这也是不可能的,对于这些小要求,小乌丸是从来不会拒绝她的。
“好。”小乌丸接过雪见怀里的枕头,自己站起来的同时顺势把小孩也拉了起来,“明天姬殿就二十岁了呢,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总觉得雪见还是那个软趴趴的,他们甚至都有些不敢碰她的小孩子呢。
“可是哥哥一点都没有变啊,”雪见看着小乌丸把她的枕头和小乌丸自己的摆在一起,时间从来没有在付丧神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依旧是雪见初记事的时候的样子。她钻进被子里,小乌丸在她身边躺下,“吾等是付丧神啊,从显现的那一刻起,就不会再有什么改变了。”
“我想听你唱歌了,好久都没听过了。”睡前故事和摇篮曲这种东西,雪见确实很久都没有享受过了,不过这也是她自己的要求。小孩长大了,总不能天天拉着付丧神们要听睡前故事吧?
“不是说睡觉的吗?”小乌丸虽然这么说,却还是轻轻的哼出了那个最熟悉的调子,本丸所有付丧神都会哼的那个曲子,也是雪见小时候一直听的。
“晚安,小乌丸哥哥。”雪见闭上眼睛之前,轻轻呢喃了一句。她今天真的是累了,三年来,还是第一次这么累呢。
“晚安,姬殿。”小乌丸一只手拍着雪见,口中依旧哼着曲调,直到雪见彻底睡熟了才停了下来。
小乌丸一直都没有睡下,在雪见睡熟了之后,他又重新坐了起来,室内昏暗的地灯还亮着,小乌丸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咫尺距离的小孩熟睡的样子,当然也能感受的到,雪见飞速流逝的生命力。
不只是他,本丸所有和雪见签订了契约的付丧神,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他们的主君,他们的姬殿,他们亲手养大的孩子,在睡梦里,一步一步走向终点。
时钟即将转过12点的时候,睡梦中的孩子终于停止了呼吸。小乌丸将手放在雪见的额头上,感觉着手掌下面逐渐退却的温度。
“晚安,姬殿。还有,生日快乐。”
时钟转过12点。